世另我

世界上另一个我。

【谭赵】归去来(第九十六章)

 

       上海的春一向特别短,总是还没来得及好好的感受,转眼就骄阳似火了。

       一大早赵启平照例带着实习生查完房,刚要回办公室喝口水,就被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叫住了,“师傅,中午一起吃个饭行吗?那什么……我这实习就快结束了,您看也没找到机会好好谢谢您……”

     “不用,你以后到了别的医院再写错计量单位的时候别说是我教的就成。”赵启平看他说话吞吞吐吐,故意挑眉逗他。

      “师傅,揭人不揭短儿,都说了是笔误,再说了那罚抄的一百遍不是也给您了么?这事儿能不能就别提了。”小年轻儿站在赵启平面前尴尬的直挠头。

      “笔误?笔误要命。”赵启平语气淡淡的,这个徒弟跟着他别的没学会,嘴硬的毛病倒学了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徒儿谨遵师傅教诲,往后绝不再犯。”小徒弟看赵启平面色不郁,立刻保证起誓。

       赵启平拿这个爱贫嘴的小徒弟毫无办法,看他一眼直接转身迈开大长腿就走。

       小徒弟自然知道赵启平没有真生气,没皮没脸地笑着跟上去,“师傅,不瞒您说,是我女朋友想见您,您看能不能……”

       赵启平见他这样说才停住脚步,“定在哪了?”

     “就咱医院附近的餐厅,耽误不了事儿。”

      “行,一会儿中午过来找我吧。”赵启平嘴上不情愿,其实心里挺高兴,他这个徒弟叫乔越,从实习就一直跟着他,这孩子是个神童,一连跳过好几级所以比同届的孩子都小很多。赵启平嫌“赵老师”听着老气,所以带的实习生大多叫他师兄,可乔越觉得自己年纪小叫师兄不合适,也不知道是哪一次听到赵启平的女朋友叫他唐长老,然后也就跟着半玩笑的叫起了师傅,后来叫顺口了也就没改。赵启平喜欢他,除了这小子脑子确实灵光以外,还因为他天生乐观皮实禁骂的个性。

 

       午餐选在一家小资情调的西餐厅,乔越的女朋友已经先到了,一个颇有文艺风的女孩儿。

      “赵老师,您比照片上还帅!”女孩儿看着穿着薄夹克牛仔裤的赵启平不禁感叹。

     “你见过我的照片?”

     “我经常去医大找乔越啊,橱窗里一直贴着您的照片啊,就在优秀毕业生那一栏,好多人用手机拍呢。”女孩儿说着就划开手机给赵启平看。

       赵启平看着照片里当年的自己,明明很青涩却非要板着脸装沉稳,不禁笑起来,“我算哪门子的优秀毕业生。”他在心里盘算着自己要都算优秀毕业生那凌师兄该是什么?开挂毕业生?

      “啊?这还不算,师傅您不知道,我上学的时候就听过好多您的传奇故事,对了,有好几科成绩记录到现在都还没人打破呢。”乔越说得一脸诚恳。

     “那只能说你们是一届不如一届。”赵启平一边说一边随手翻着菜单。

       这家餐厅的菜色不错,食材新鲜,味道也正,一顿饭吃得颇为愉快,且两个小朋友跟他分享了很多当代校园故事,还在说笑着谭宗明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赵启平对乔越晃晃手机接起来,语气里仍带着几分笑意,“喂,干嘛?”

      “不干嘛就不能给你打电话?跟徒弟吃饭吃得这么开心?”

       赵启平闻言顿了一下,忍不住左右看了一眼,语气立刻冷硬起来,脸色也跟着变了,“谭宗明,你在哪呢?给我出来!”

       谭宗明在电话那边忍不住皱眉,“什么驴脾气?我刚刚找你们主任有事,本想顺道陪你吃个饭,谁知道你同事说你跟徒弟早早走了。”

       赵启平知道是自己神经过敏了,但碍于旁边有人,他也不可能说出什么软话,只“嗯”了一声。

       好在谭宗明早就习惯了他翻脸比翻书还快,也没真跟他计较,“今晚回来吃饭。”

      “我……明早有个会。”赵启平最近有点忙,所以一连几天都住在嘉林花园。

     “我明早送你,回来吃饭。”谭宗明语气坚决。

       赵启平斟酌一下最终还是说了一句“好”。

       待他挂了电话,对面的女孩儿一脸的目瞪口呆,“赵老师……冒昧的问一句,您刚才叫的谭宗明是晟煊的谭总吗?”

        赵启平没料到她会这么问,抿嘴一笑,“是,怎么了?”

      “妈呀,太好了!您是谭总的朋友吗?能不能麻烦问一下……他……人怎么样啊?主要是脾气怎么样?”见赵启平表情一片疑惑,女孩儿赶紧补充道,“哎,都是我妈,前几天非托关系把我塞进晟煊实习,谁知道一去就被分到总裁办公室了,好在上周没正面接触到谭总,我私下问了问前辈,都说他特别凶,连主管都能被他训哭。”

       赵启平听完谭宗明的江湖传闻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态度客观中肯地回答,“嗯,理论上有这个可能。”过后他仔细的想了一下工作时候的谭宗明凶不凶他其实并不知道,不过凭心而论训人这件事他的确是非常擅长的。

 

       难得正点下班,赵启平自己开车回半山,车钥匙是他几乎昧着良心甜言蜜语夸了谭宗明好几天才换回来的。棕色的DS稳稳停在黑色的Lincoln旁边,和谐又自然。

      赵启平才进门林伯边迎了上来,“小先生回来了,先生和客人在游戏室。”

       游戏室?客人?赵启平心里纳闷儿,虽然游戏室里Xbox、Sony之类的游戏机配备齐全,甚至还有一台VR,但谭宗明平常是个基本不玩游戏的人,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神秘的客人可能是个游戏达人。可一推开游戏室的门,赵启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懒人沙发上窝着盘着腿的一大一小,正玩着经典的“红白机”,屏幕上画质粗糙的魂斗罗界面,加上熟悉的音乐,让赵启平觉得他恐怕是穿越了。

       谭宗明转头看他进来,笑着开口说道,“等一会儿啊,这关马上就过了。”

       赵启平“嗯”了一声,开始收拾摊在地毯上的乐高,这是上周他拼了一半的“星球大战”,还没收拾完就听见了熟悉的过关声音,伴着一声稚嫩的“耶”,谭宗明愉快的跟旁边的孩子击了个掌,这时候方才聚精会神的小孩儿才注意到赵启平就在他们身后,欢快的叫了一声,“赵哥哥”。

       赵启平一时没认出来,用眼神问谭宗明这是谁家孩子?

       小男孩儿挠着头又喊了一句“安吉拉”,赵启平这才认出来,这是他第一次去当援藏医生的时候收治的一个小患者顿珠,一时又惊喜又惊讶。

       顿珠看见赵启平在摆弄那些“小玩具”,认真地说道,“谭叔叔说这些不能动,我们是从那边绕过来的。”说着还指了指地毯边缘的地板。

       赵启平听他这么一说忍不住笑,为什么谭宗明是谭叔叔,而他是赵哥哥?

 

       晚饭顿珠吃得很香,完全没有城市里面小孩儿挑食的毛病,反倒是赵启平对蔬菜兴趣缺缺,谭宗明瞪他,他就当没瞧见,反正蹬蹬眼睛就干了。

       直到睡前赵启平才忍不住问谭宗明,“你当时去找我,后来突然就走了,就是因为顿珠?”

      “也不全是,公司确实有事,多吉老师告诉我你那几天心事重重是遇见了一个小患者,正巧孩子的爸爸想带孩子去拉萨治疗找多吉老师商量,我就顺便把他们带走了。今天也是带着顿珠去刘主任那儿复查,其实顿珠前几次来复查的时候就很想见你,可是当时你在美国。”谭宗明说着把一杯热牛奶递给他。

      “那你当时怎么没跟我说?”赵启平接过杯子咕噜咕噜喝起来。

      “我怎么跟你说?就你当时那敏感程度,我怕说了之后你就要弃医从商了,一个医生看见患者无能无力,一个土大款说救就救。”谭宗明笑着胡噜一下赵启平的头毛儿。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可没说你土大款,对了,你不是反对做慈善吗?”

      “要看是什么事?像往贫困国家捐粮食,导致无良政府和组织低价出售发横财,破坏了当地经济,反倒让种粮的百姓更穷,这样的慈善不做也罢。但像抢险救灾、帮助儿童这样的事儿,不妨多做一做,既然赶上了就是缘分。而且顿珠也没让我失望,学习用功还懂事,长大要是真当了医生也算是一种传承。对了,不是明早有会?早点睡吧。”谭宗明顺手关了台灯。

       周围的环境倏地黑了下来,赵启平钻进被子往谭宗明身边靠了靠,小小声在他耳边说了一声,“谢谢。”

      “谢什么,真要谢谢我,就过来让土大款抱抱。”谭宗明笑着搂紧怀里的人。

        赵启平闭着眼睛享受着专属于自己的温暖怀抱,这一刻他才懂得一个真正爱你的人从不在乎在你面前做了多少事,而你不知道的时候他已经默默为你做了一切。


评论 ( 14 )
热度 ( 146 )

© 世另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