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另我

世界上另一个我。

【谭赵】归去来(第三章)


       时间在日历上除了爬还能跑,转眼就到年底了。

       谭宗明那边的收购案简直到了白热化阶段,他几乎连着出了一个月的差,刚好有几个明年的大项目也到了最后的定案阶段,加之年底一大堆事情等着他拍板,他简直忙得脚不着地,自然腾不出空来再“骚扰”赵启平了。

        赵启平这边简直更苦了,如果你读过医学院,还是7年临床,你就知道医学院的学生到底过着什么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了,考试挂科刷掉,证书没拿到刷掉,论文不过关刷掉,总之就是一言不合就淘汰啊。即使赵启平惯会苦中作乐并且智商过人,也仍是被手中的研究项目和各种考试折磨的压力山大。因此,他根本就想不起来还有谭宗明这一号人。

         至此直到春节放假前赵启平才在凌教授家里再一次偶然遇到了谭宗明,当然更加令人惊喜的是他终于见到了好奇已久的李熏然。小李警官跟他想象中的样子差不多,非常活泼随和,没聊几句两个人就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反倒凌师兄简直超出了赵启平对他的认知,以往的凌师兄一向严肃沉稳,做起事来认真理智,训起他来一向是毫不留情的,怎的今天画风突变,一下子就温柔体贴,轻声细语了。真是所有男人皆暖男,只不过他暖的不是你啊。

       凌母显然也非常喜欢李熏然,张罗了一大桌子的菜。凌远非常周到的照顾着李熏然,此刻正在帮他剥虾壳,赵启平尽量无视旁边两人的花样虐狗,埋头吃饭,“小赵春节要去哪里过年啊?”谭宗明状似随意的问道。

       “今年应该是杭州吧,我父母一直都在国外,今年春节打算回来在杭州陪我外婆过年。”赵启平想了想诚实回答。

       “杭州好呀,一到秋天桂花香的了不得,一上街我就饿,闻到那个味道就想吃桂花藕。”李熏然笑着接话。

       “还敢说,好不容易去一趟楼外楼,一个桂花藕能吃三大盘,后面的菜反倒吃不下了。”凌远难得笑着打趣。

        赵启平也跟着笑起来,“我外婆做的桂花藕比楼外楼还好吃,下次我带一些给你。”赵启平小时候也极喜欢甜食,外婆做的桂花藕也曾是他小时候魂牵梦萦的美食。

      “那就这么说定了,小赵你简直太好了,下次凌远再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罩着你。”李熏然轻拍着赵启平肩膀。

         谭宗明从没见过如此活泼爱笑的赵启平,赵启平在他面前从开始的别扭拘谨,到现在的大方得体,偶尔透露出一些小幽默,这样的他已足够让自己着迷。然而此刻看着对面肆无忌惮在跟李熏然说笑的赵启平,谭宗明心里简直比吃了三盘桂花藕还要甜。

 

       新年的钟声如约敲响,赵启平窝在沙发上陪父母看春晚,手机叮咚一声,他拿过来一看是谭宗明发来的新年祝福微信,还附带了一个红包,赵启平点开发现是88.88,他想都没想就发了一个99.99的过去,发完之后一琢磨才发现这金额有点怪怪的,转念一想,友谊也可以天长地久嘛,这事也就过去了。

       大年初一赵启平就被电话吵醒了,虽然十点多已经不早了,奈何他昨天睡得晚,只得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接起电话,居然是谭宗明打来的。他根本没睡醒,脑子罢工,就听到谭宗明说什么他到杭州了,要约他吃饭,他迷迷糊糊的说了声好,然后挂了继续睡。

       半小时之后他终于醒了,感觉早上好像有人约他吃饭来的,他抓起手机看了一下通话记录,看到谭宗明三个大字之后他就彻底清醒了。回电话过去,谭宗明话里带了笑意,“刚才没睡醒吧,就感觉你迷迷糊糊的,一直噢哦啊的,别着急,你慢慢收拾,我在湖边的楼外楼等你。”没有给他任何的拒绝机会。

        赵启平随意的收拾了一下,套个大衣就出门了,走在湖边还真有点儿冷,他进了楼外楼便搓了搓手,在窗边的卡座里找到了谭宗明。

       “不是让你别着急吗,怎么还穿这么少出来?”谭宗明见他大衣里面只套了一件薄薄的灰色线衣。

      “没事儿,外面也不算太冷。”赵启平坐下随口答道。

        谭宗明微皱眉头伸手握了一下赵启平微微冻红的手,语气陡然严厉起来,“还说不冷?”

         赵启平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幸好服务员适时的送来菜单,帮他解了围,他把菜单递给谭宗明,谭宗明又推回给他,“你点吧,我没什么忌口,这里你更熟悉。”

       赵启平只得拿过菜单点菜,除了招牌菜西湖醋鱼,龙井虾仁和叫花鸡,他又点了两样青菜,末了谭宗明又加了一个桂花糯米藕。

       “你不是不太喜欢吃甜吗?”赵启平一脸疑问。

      “你喜欢啊,嗯?你怎么知道我不太喜欢吃甜的?”谭宗明好像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饶有兴致的问着。

       赵启平闻言笑了一下,眼睛里闪出一些狡黠的光,“这很简单啊,我们也在一起吃过几次饭,你对甜口儿的菜一般都没什么兴趣,最重要的是师娘做的红豆沙那么好吃,可你几乎都不碰。”

       “嗯,观察细致,果然是当医生的好料。”谭宗明也笑起来,“我虽是南方人,但小时候在北方长大,如今在上海呆久了倒也能适应,但太甜的吃多了还是有些腻。”

       配着西湖的景色,这顿饭吃的很是愉快,赵启平发现谭宗明不仅在生意上运筹帷幄,在其他方面甚至称得上博学,古今中外什么话题似乎到了他那总能找出一些有趣的点,而且更加难能可贵的是他还是一个很有生活情趣的人。

        饭后赵启平提议带着谭宗明随意转转,谭宗明说他下午还有公事,也只好作罢。谭宗明说他穿的太少执意要送他回去,赵启平也就没坚持,到了家门口谭宗明从后备箱里拿出一些礼品塞给赵启平,“我一会儿还有事就不进去了,代我向叔叔阿姨问好,大初一的就把你拐出来陪我吃饭实在是不好意思,好了,有什么事打电话,你快回去吧,趁休息多陪陪家人。”

       赵启平还没来得及说话,谭宗明就已经利落的一转方向盘开走了,他只好拎着东西上了楼,一进门外婆就唠叨起来,“平平,外面老冷的呀,你怎么穿这么少就跑出去哦,冻坏了可怎么办,这几年的天气嘛太反常了,杭州都下雪了,哎……诶?平平,哪里来的这么多东西啊?”

       “不是都跟您说过了嘛,一个朋友刚好来杭州一起吃个饭,东西是他拿来的,我还没来得及拒绝他就走了啊。”赵启平跟外婆说话,声音软软糯糯的。

       “是刚才送你回来的那个男的,那人看起来可不像医生,更不像学生。”赵父突然搭腔。

       “诶,爸你怎么看见的?他是凌教授的干儿子,我总去凌教授家,一来二去不就认识了,后来他的一个朋友在美国研究一个医学项目,找我帮了些忙,充其量就是个普通朋友。”赵启平急着解释道。

     “我不过随便一问,如果只是正常相交的朋友,你急什么?”赵父笑的高深莫测。

     “我哪有急啊?我就是想说我一个人在国内,交的都是些正正经经的朋友,我的朋友也不尽然都是学生和医生,至于我们如何相识,日后怎么相交就不劳您老费心了。”赵启平没来由的有些生气。

     “平平,你怎么回事啊,怎么跟你爸说话呢,你爸就是关心你一下才随口一问,又没别的意思。”赵母赶紧过来打圆场,这父子俩啊,脾气简直是一样一样的。

     “让他说,他现在是怨我们让他一个人在国内了。”赵父显然是真的有些气了。

       “我不是怨,我只是……总之,回国是我自己的决定,这一点我认。”赵启平从小到大因为父母的工作他总是被送来送去,出生在上海,小时候在杭州跟外婆过,上学之后被爷爷奶奶接到北京,高中又跟随父母到国外生活,这一通折腾最终结果就是迫使当时年纪不大的赵启平不断地适应新的环境,不断地跟刚交到的好朋友分离,致使他没有一个发小儿那样的朋友,这一点他心里是有些怨的。

       但回国的的确确是他自己的决定,为了郑晴予,晴予是高二暑假来的,她参加了一个游学团,因为赵启平的父母是学校教授,所以分了两个女生过来寄宿。两个月很快结束,两个女生回国去,只留下了一个初尝爱情滋味的赵启平。

       年轻的时候总是容易冲动的,总是天真的认为只要彼此相爱,任什么都无法阻碍他们在一起,但现在想想爱这个东西太抽象,一点都不实际。不是有句话是这样说的,说十句我会给你的,不如一句拿着。自己兴许就是败给了那一句拿着,与其期待将来有一天会得到,不如现在就拥有来的痛快,落袋为安嘛,赵启平如是想。

       胡思乱想这一通心里那股不痛快倒是烟消云散了,回过神一看客厅里竟只剩他们父子俩了,赵启平沉默的包着橘子,用余光瞟了一眼父亲的脸色,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确实有点儿冲了,但又拉不下脸跟父亲道歉,只好把剥好的橘子递到父亲面前,别扭的说了一声,“给。”

         赵父叹了口气接过橘子,掰了一半递还给赵启平,爷俩这也算是一个橘子泯恩仇了。

      “平平,爸爸不是要干涉你,更加不会质疑你的品性,只是有时候不拒绝也能代表你的态度。”说完赵父也起身回房去了,只留赵启平一个人坐在那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有些时候有些情绪,来的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来由,也许只有旁人才是看得最清楚的。

==============


回来的的确有些晚,所以现在才来更,见谅。



评论 ( 11 )
热度 ( 168 )

© 世另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