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另我

世界上另一个我。

【谭赵】归去来(第六章)


       自从知道旁边住的是谭宗明,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赵启平每次回来都会不由自主朝他那边望一眼,即使谭宗明已经说得很清楚,他很少过来住。

        今天下午,凌远临时加了个连台的大手术,是为一对住院的母子做劈离式肝脏移植手术,因为是突然得来的肝源,加上此种手术风险极大且在国内还基本上没有过成功案例,所以大家都很紧张。

        其实上午凌远已经做过一台大手术,而且午饭只吃到一半就又被叫走了,赵启平独自吃完午饭就被告知下午凌远要他跟台。两台手术同时进行,本来还算顺利,谁知韦医生那边才一打开就发现母亲的情况比他们预估的要糟糕得多。

        凌远做到一半头上的冷汗止都止不住,赵启平觉得他情况有些不对,最近凌远的胃着实有些毛病,几次让他去检查他都一再推脱,这几天赵启平多次撞见他在用654-2强行缓解,“师兄?你没事吧?”赵启平忍不住问询。

        对面的韦医生自然也发现了凌远的异状,“凌远,你先休息一会儿吧。”

       “没事儿,继续手术。”凌远直接回绝。

         这样一场手术下来,赵启平觉得自己也没干什么,只不过是辅助凌远加之最后关了个腹,但他已经感觉浑身一泄力就有些站不起来了,他知道这是因为自己太紧张了。在办公室缓了好一会儿他才勉强站起来换了衣服,站在医院门口才准备打车,一辆奥迪就停在了跟前。

        原来是李熏然来接凌远,凌远窝在后座上已经快睡着了,明显累的不轻。赵启平和李熏然因为一盒秘制桂花糯米藕已经成了铁哥儿们,因此一见到李熏然他立刻就叛变了,把凌远最近胃不舒服的事一股脑儿告诉了李熏然,不管怎么说李熏然也是个警官,显然也已经察觉到了一些,准备亲自看着凌远做个彻底的检查。

       赵启平到家已经十点多了,肚子也饿的咕咕叫,可是自家大门却怎么都打不开了,经过上次的事情他存了物业电话,物业来人看了一下,说是密码锁没电了,这必须要厂家的人来换电池,联系厂家之后,说最快要三个小时才能过来。赵启平当时全身已经毫无力气了,只好在原地等。

         当谭宗明走出电梯,就看到了一个坐在地上靠着门已经睡着了的赵启平。也许是因为有些冷,让赵启平本能的缩成一团,他平时给谭宗明的印象一向是手脚修长、挺拔高傲的,现在这副样子实在可怜。

        谭宗明按了几下打开自家门,把包放好,脱了外套,出来就一把抱起赵启平。赵启平平时不惯别人碰触,本该很敏感,但也许是太累了,也许是谭宗明抱得异常温柔,他感觉到有人在碰他,但就是睁不开眼睛。他最后是被一阵食物的香气袭醒的,醒来发现自己完全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但他却没有任何的慌张,因为他看见了床头柜上摆着谭宗明的照片,照片里谭宗明戴着墨镜骑着机车潇洒至极。

        他走出房门就看见谭宗明正在餐桌前摆筷子,“你醒了?我发现你有自己独特的生物钟,完全不用叫,总能在合适的时候醒来。”谭宗明笑的一脸温暖。

       “我怎么在这儿?”赵启平揉揉蓬松乱翘的头发一脸蒙圈。

      “你家门锁没电了,把你锁在外面了。”谭宗明解释道。

       “这我知道,然后我好像就睡着了。”赵启平走过去乖乖坐在餐桌前。

       “是啊,而且睡得天昏地暗,别人把你拐跑了都不知道。”谭宗明语带责怪。

        “我这么大个人,谁没事儿拐我干嘛?拐回家还得养着,那我正好不用干活了。”赵启平不以为意。

       “那也不能坐在地上就睡啊,现在是什么季节你不知道吗?夜里外面有多冷你不知道吗?”谭宗明看他满不在乎就来气。

        赵启平被问得哑口无言,只得低头不语,双手默默的扶上碗壁。

        谭宗明看他这样只得缓了口气,“先吃点东西吧,家里备的东西不多,只能下两碗面,里面我放了很多姜,不喜欢也要吃,能祛寒。”

        赵启平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这碗面,面条上盖着蛋、番茄和几片绿油油的菜叶,卖相尚可,吃了几口味道居然还不错,他的确不太喜欢吃姜,但味道尚可接受,只要不吃到姜本身就还好,幸好谭宗明放的是姜片而不是姜末。一碗热汤面下肚,胃里确实舒服多了,心里也没来由的踏实许多。

          谭宗明看着对面的赵启平一脸满足的样子有点好笑,真是个好养的孩子,有口吃的就高兴,“你今晚就住这儿吧,门的厂家刚才打过电话,你在睡着我就帮你接了,他们说路上遇到事故有点堵车,过来估计要1点多了,我就让他们回去了,明天再来。客房太久没人住,我刚才已经打扫过了,寝具都换了新的,柜子里的睡衣、内衣和袜子也都是新的,你随意。”谭宗明说完就收了两个碗,随手放进水池里。

        “ 快去洗漱吧,已经不早了,你明天还要上班呢。”谭宗明说完就关了厨房和餐台的灯,瞬间环境便暗了下来,只有客厅的一盏落地台灯发出昏黄的光,让人感觉到温馨和安全。

         赵启平又一次无法拒绝,这么晚了门是彻底打不开了,谭宗明话说到这份上自己也不好提出去住酒店,再说他现在跟谭宗明也算是比较熟悉的朋友了吧,即便是看在凌师兄的面子上偶尔照顾自己一下也是说得通的,这么想着赵启平就觉得坦然多了。

        谭宗明把他引到房间门口,“明早我叫你,晚安。”

        赵启平跟着说了一句,“晚安。”

        赵启平冲了个热水澡之后躺在床上,也许是才睡醒所以并没有什么睡意,他现在穿着的睡衣跟谭宗明的是同款不同色,谭宗明的是深咖啡色,上次他见过的。他这件是深灰色的,唯一让他有些疑惑的是,为什么自己穿着这件衣服还很合身,明明谭宗明要比他高些也壮一些,胡思乱想一阵之后困意再次来袭,一向有些认床的他居然睡得很安稳,一夜无梦。

         第二天一早谭宗明便来敲他房门,简直比闹钟还准,赵启平起来就看见桌上已经摆满了早餐,蒸饺、油条、小笼包、豆腐脑和茶叶蛋。

        “发什么愣,快洗脸刷牙过来吃,上次觉得你可能对中式的早餐更感兴趣。”谭宗明走过来随手摸了一下他乱七八糟的头发,就把他推进了洗手间。

         赵启平一边刷牙一边思索,他终于知道到底是哪里怪怪的了,他觉得他跟谭宗明在一起的很多时候,自己都显得像个生活不能自理的智障。想到这里他就一阵郁闷,因为这阵郁闷他一早上对谭宗明都十分客气,最后竟然拒绝了谭宗明要送他上班的好意。

       他站在寒风彻骨的路边,打了十几分钟的车都没打到,最后只好拢了拢围巾走向地铁站,谭宗明一直在他身后不远不近的跟着,心里想着真是个倔强的孩子,直到看着他走进了地铁站消失在人海里,才一脚油门汇入了都市早高峰的车流中。

===============

不是炮友的谭赵是不是太不刺激?

评论 ( 24 )
热度 ( 151 )

© 世另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