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另我

世界上另一个我。

【谭赵】归去来(第十四章)


       谭宗明觉得赵启平很多时候都像一只猫,豹猫。

       毛色花纹极漂亮,身手敏捷,孤高冷傲,极难驯服。

       豹猫像是把豹的灵魂强行装进猫的身体,但越是如此当他偶尔露出他雪白的肚皮展现出猫的一面,才令人更加的欲罢不能。

        自从那晚过后,赵启平整个人浑身都散发着四个字:生人勿近。

       护士站新来了几个实习护士,整天叽叽喳喳花痴院里的医生,“咱们院医生颜值简直太高,院长气场两米八,李主任是带着眼镜的斯文精英,还有院草……”

       另一个小护士接口道,“话说院草最近咋了?怎么总是冷冰冰的。”

      “估计是大姨夫来了吧……”护士站瞬间爆发出一阵笑声。

      “我们院的医生的确是帅啊,如果实习期过了留不下来岂不是白搭。”一个声音自上方传下来。

      “说的是啊。”一个护士随口接道,卧槽,这是谁的声音,抬头一看正看见赵启平双臂正撑在护士台上。

      “小赵医生好。”几个小护士面面相觑,尴尬的跟他打招呼。

      “想留下就赶紧干活儿,307,21B床病例给我。”赵启平接过病例翻看几下转身离开。

       几个小护士对看着吐吐舌头,赵启平走了几步突然回头,“哦,忘了告诉你们了,我没有大姨夫。”

       几个小护士立即得出了一个相同的结论,目前唯一未娶的院草不好对付。

       跟他们持相同看法的还有谭宗明,这几天他都在尽力讨好他的小医生,可是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加之他最近想买块地,下面的人跟政府那边扯了很久都僵持不下,他只好亲自飞过去看看,所以就顺便冷了赵启平几天。

       赵启平一连几天别说没看见谭宗明的影子,就是电话微信都没有一个,心里气的不行,怎么个意思,玩过就甩啊。以至于现在面对突然出现在家门口的谭宗明他没有一点儿好脸色,“你还来干什么?”

       谭宗明没想到他开口就是这一句,心里有点儿烦闷,“你怎么说话呢?”

      “怎么说话?我应该怎么说话?谭总还想再教教我?”赵启平看他脸色阴沉心里更是气恼。

      “启平,我们都是成年人,你情我愿,你若是这样未免没意思。”谭宗明起初只当他是害羞发发小脾气,现在看来他似乎是真的介怀。

      “我是没意思,所以谭总以后就别来找我了。”赵启平气的想摔门,可是谭宗明硬撑在那里。

      “启平!你到底怎么回事?你如果那么介意,当时为什么不说?”谭宗明自信自己纵横沙场这么多年,如果他连真正的拒绝和欲拒还迎都分不清那就真是白活了。

      “谭宗明!你给我滚!”赵启平面红耳赤的要关门。

        谭宗明用力推着门就是不让他关,“启平,你先让我进去,我们好好谈谈。”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你再这样我报警了!”赵启平简直忍无可忍,突然发力关门,谭宗明一放松没使上力门一瞬间就合了大半。

      “啊!”谭宗明低叫一声,原来就在眼看门就要关上的时候,谭宗明看见赵启平的手还扶在门框上,他眼疾手快就把自己的左手垫在赵启平手上。

       赵启平条件反射般的拉开门,把谭宗明的手拽过来看,骨节处已经有些发白变红,他顾不得其他利落的把谭宗明拉进去按坐在沙发上,开冰箱找冰袋,用毛巾包好给他敷上。自己钻进卧室迅速换了条牛仔裤,套了件外衣拉起谭宗明就走,全程不超过三分钟。

       电梯一层一层的往下走,赵启平依然冷着脸不说话,谭宗明也没说,因为真的有点疼。

       一走出楼道赵启平就伸手去摸谭宗明的裤子,谭宗明右手按着冰袋根本腾不出手来,也不知道他在干嘛,“启平,你别摸我,痒……”

      “痒你个头痒!”赵启平简直服了他,从他兜里摸出车钥匙,“啾”的一声,旁边的红色保时捷911对他眨了眨眼睛。

       “卧槽,谭宗明你今天为什么开这车?”赵启平被眼前这辆骚气的车震惊了,如果不是为了治病救人,他宁愿出去打车。

       “安迪把黑色的那辆开走了,我就随便开一辆出来了。”谭宗明说的颇为无辜。

       赵启平帮他打开车门,看他慢慢坐进副驾驶又帮他关了车门,才坐进驾驶座里,刚要打火就瞟到旁边的人惨兮兮的举着双手,只得叹一声,探过身去帮他扣好安全带,两人几乎鼻尖碰鼻尖,“启平,我……”

      “我没开过这车,你要是不想死,就别说话。”赵启平利落的打火,一脚油门就把车开出了车位,心里庆幸着,跑车油门就是猛,幸亏老子打轮快,要不非得撞柱子。

       谭宗明本来还想说什么,但被他这一个急转弯吓得立刻闭嘴了,要不是系着安全带,他觉得自己非得撞车玻璃上不可。

       赵启平轻车熟路的开到一院,一路小跑着帮他挂号,片子一出来才算踏实下来,还好没伤到骨头,只是软组织挫伤。

       谭宗明跟在赵启平身后大跨步的走,看着手里拎着片子走路带风的赵启平,心里感叹幸亏自己腿不算短。

       “启平……”谭宗明想要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

       “你别说话!”赵启平一把打开车门,伸手推了他一把,关了车门。

        “啊!”不出意外的谭宗明的腿又被车门夹了一下。

        赵启平完全无视他有点儿痛苦的脸,开车门,伸手,抓起腿,甩进去,关车门一气呵成,没错,他就是故意的。

       赵启平坐进车里,却并没有一点儿要启动的意思,他靠着真皮的椅背长出一口气,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你要跟我谈什么,现在说吧。”

      “启平,你别这样,你能告诉我你到底在生气什么吗?”

      “我没生气,有什么可生气的?都是成年人,我就是觉得挺没意思的。”赵启平依然靠着椅背淡淡开口。

      “如果你不喜欢我之前的做法,你可以说,这没什么可害羞……”谭宗明刚打算循序善诱,结果就被赵启平打断。

      “谭总,如果你想说我在床上不如你之前的那些花花草草你大可以直说,如果你觉得我没意思我也没意见,或者你玩过了就想甩都行,但你特么的消失两个星期算TM怎么回事?麻烦您分手也好歹派秘书小姐跟我说一下,这是起码的社会公德好吗?”赵启平一口气说出心中郁气。

      “启平,你到底在说什么呀?我怎么可能要跟你分手?我消失是是因为我出差了,当然,我承认第一个星期我是诚心冷你的,但是你之前一个星期没给我一个好脸色,我也生气啊。后来我给你打过电话啊,但你都关机了,我估计你在手术室。晚上我怕你太累又不想打扰你休息。”谭宗明尽力解释。

      “那你就不会发个微信啊?!”赵启平简直不想跟他说话。

      “我发了,你都没回啊,我以为你还生我气呢,就没再发了。”谭宗明觉得自己很无辜。

       赵启平伸手又去摸他,从他兜里拿出手机,按亮屏幕,刚想问谭宗明密码,结果自己的指纹居然自动解开了屏锁,他看了谭宗明一眼,几下按开微信,“谭宗明,你是不是傻?你这微信都没发出去你知不知道?!”

      “可能当时信号不好,怪不得旁边有个红箭头。”谭宗明歪着头也跟着看自己的手机屏幕。

       赵启平突然不知道要把眼前的人怎么办才好,只好把手机扔回给他,梱死猪似的把安全带给他系上,一脚油再一次把车开出车位。

       开到医院门口等红灯的时候才随手点几下车载屏幕,果然导航里有现成的地址。赵启平把车开回半山别墅。

      “来都来了,吃个饭再走吧。”谭宗明明显的温言软语。

        折腾了一下午赵启平确实也有点儿饿了,还有就是现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他就是执意要走也是很困难的,再说他的气也消得差不多了。

       赵启平刚一走进客厅,琴姨就高兴的走过来招呼他,“平平啊,你可来啦,哎呦,当医生真是辛苦,瞧你瘦的,没关系琴姨特意给你准备了好多好吃的,好好给你补补。”

        赵启平闻言回头看看谭宗明,用眼睛问这是什么情况?

        谭宗明依旧用右手扶着左手,“我本来就是去接你回来吃饭的,可你一直不让我说话。”

        赵启平有点窘,他不知道如何接话,干脆转过头不看他。

      “启平,你看在我为你受伤的份上,咱俩别置气了行吗?”谭宗明乘胜追击。

      “你为我受伤?谭宗明,你怎么不是头被门挤了呢?我想问问你,我自己关的门,我能夹到我自己吗?我刚要抽回手,就特么被你按那了,硌得我也疼啊!”赵启平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谭宗明听完之后愣一下,然后忍不住笑起来,“好了,吃饭去吧,我让琴姨给你做个卤鸡爪补补。”

      “应该先给你做个脑花补补。”赵启平也跟着他笑起来。

        一室欢声笑语,一室饭菜香气,我们在一起,这房子才有了烟火气息。

 

 

 

        启平,别生气。(红箭头)

        启平,对不起。(红箭头)

        启平,我想你。(红箭头)

============================


敢跟老子玩失踪,看我不夹断你的腿!-------来自愤怒的平平



评论 ( 18 )
热度 ( 146 )

© 世另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