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另我

世界上另一个我。

【谭赵】归去来(第十六章)


       一块空地,几棵大树,旁边还有溪流,理想的安营扎寨处。

       陆峰一边搬东西一边喊,“谭总,别玩水啦,快过来干活了!”

       谭宗明笑着回头指指他表示警告,又转回头来看着正挽着裤脚在溪水里蹦跶的赵启平,“玩一会儿就上来,水凉,泡太久了不好。”

      “知道了,知道了。”赵启平背对着他摆摆手赶人,能不能别总是一副叮嘱孩子的语气,真够烦的。

       李熏然一边翻石头找螃蟹,一边同情赵启平,“哎,没想到你家老谭也这么唠叨,他跟凌远加起来战斗力估计能顶一个街道居委会。”

       赵启平听他这话笑的差点儿没坐水里,谭宗明要是知道他一个人能顶好几个居委会大妈,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凌师兄看起来不像唠叨的人啊,在医院除了韦主任没人敢惹他。”赵启平脑补了一下凌院长唠叨的样子,感觉有点儿惊悚。

      “那是工作的时候好吗?你放心你家老谭在公司肯定也是高冷禁欲系的霸道总裁,所以都一样。”李熏然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

      “噗。”赵启平忍不住咯咯咯的笑起来,高冷应该有可能吧,禁欲真是不敢想。

      “启平,过来搭把手。”高冷禁欲系的谭总裁正在远处朝赵启平招着手大喊。

      “来啦!”赵启平给了李熏然一个无奈的表情,转身上岸,然后发现自己的运动鞋已经变成了一双人字拖,是上次逛街的时候谭宗明执意要买给他的那双豹纹的。赵启平略微权衡了一下还是觉得石头太硌脚,只好穿上。

       谭宗明正在岸上搭帐篷,骨架已经搞得七七八八了,“又不住这儿,搭帐篷干嘛?”赵启平表示不解。

      “老年人需要午休不行啊?再说了还可以隔绝我们这些闲杂人等嘛,谭总为打个野战也够拼的。”陆峰在一旁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连带嗑瓜子。

       谭宗明顺手抄起旁边长长的帐篷撑杆就抽他小腿,“陆疯子,你再胡说我打断你的腿!”

     “哎呦,李警官,李警官,谭总打人啦!凌院长,我受伤了,需要你包扎!”陆峰夸张的跑到一边去了。

      “峰子,你找我没用啊,接骨还是应该找小赵医生,他最近在骨科。”凌远正在不远处往烤架里添碳。

      “那你可得抓紧挂号啊,我下周就要轮到脑外科去了,到时候你要有个脑残什么的尽管来找我。”赵启平笑着弯腰去拿地钉固定外帐。

       谭宗明顺势在他翘起的屁股上恶作剧的抽了一下,赵启平站起来刚要发作,谭宗明立刻无辜摊手,“sorry,撑杆不小心打到你了。”赵启平懒得理他,索性蹲下弄。

        不一会儿一只螃蟹也没抓到的李熏然风风火火的跑过来帮忙支起另一顶帐篷,陆峰端着一盆草莓追着李熏然闲扯,“李警官,有没有特别凶残的连环杀人案故事,分享一个。”

      “你小说看多了吧?哪有那么多连环杀人案?”李熏然拍了拍手,去抢他的草莓。

      “那有没有特别变态的那种,杀人喝血什么的……”陆峰拿起一颗草莓刚要吃,看见红色的汁水粘在手上,立刻把整盆都给李熏然了。

       李熏然抱着盆子笑着去找赵启平了,“喂,你还吃得下吗?”

      “下周去了脑外我估计一边看《沉默的羔羊》一边涮脑花我都吃得下了,还怕这个?”赵启平一副云淡风轻。

       旁边的安迪和一身正装的魏总把食材都准备的差不多了,正在看着凌远发愁,“看来凌院长虽然动手能力强,可也不是万能的啊。”

       比如这个碳他已经足足点了快一个小时了,可还是忽着忽灭一点儿起色都没有,李熏然本来在跟陆峰鬼扯,争取让他午饭都没胃口,眼看凌远那边急的都快冒汗了,只得起身相助,嘴里嚼着草莓还不忘念叨着,“凌远,你可真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啊,杀人是别指望了,现在放个火都这么费劲。”

       当然不得不佩服李熏然的野外求生技能,他过去三下五除二就把碳点起来了,用他的话说就是,小爷我可是人民警察,还是专抓最穷凶极恶罪犯的刑警,这点儿事都搞不定怎么行。

        烧烤架在李警官的帮助下,警民团结一心终于成功支了起来,凌院长用实际行动再一次证明了他的确是动手能力强,虽然不会烧火,但做饭绝对一流,烤鱼、鸡翅、鱿鱼无所不能。

        李熏然、赵启平、陆峰这三人凑一块儿绝对能翻天,吃着喝着还不消停,追跑打闹一阵儿都是满头大汗,陆峰一屁股坐在草地上,“服了,我服了你们了!”

        李熏然坐在旁边笑,“我告诉你这也就是没有抢。”

        赵启平也跟着坐下,“我告诉你这也就是没有手术刀”

        陆峰摆摆手,“我告诉你们这也就是没有妞儿啊。”

       众人听出陆峰的弦外之音深深替他捏了把汗,在谭宗明和凌远站起来之前陆峰蹭的一下就蹿出去了,“老凌,我同情你啊,你这小警官擒拿格斗样样强啊!老谭,你也不弱啊,别看小赵医生瘦瘦弱弱,徒手捏骨分分钟拆人啊!”

        谭宗明笑而不语。

        凌远一边收拾残羹一边答,“我们就当恭维听了。”

        魏总终于忍不住搭腔,“你们这套路可真深。”

 

       谭宗明如愿的搂着他的小赵医生躺在宽敞的帐篷里,享受着他老年人的午睡时光,赵启平早上就没睡饱,又折腾了那么半天,确实有些犯困,就有一搭无一搭的跟谭宗明聊天,“喂,我很好奇你们这群老干部是怎么跟陆峰那样……活泼的人混在一起的?”

       谭宗明转过头看着眼前他既年轻又有活力的小赵医生,“这个嘛,峰子的哥哥曾经跟我跟老严还有凌远是铁哥们儿,但有次他进藏后就失联了,后来找到的时候连人带车都已经在山崖下面了,峰子他爸很早就走了,他妈身体又不好,他一直跟着哥哥,从前没有你跟熏然的时候,峰子在我们这里最小,我们都拿峰子当弟弟。”

       “哦,对不起,我不知道。”赵启平像犯错的孩子一样声音有点儿闷闷的。

       “没什么可对不起的。”谭宗明像哄小孩似的拍了拍怀里的赵启平,直到赵启平的呼吸逐渐均匀了才起身出了帐篷。

 

        陆峰跟李熏然沿着石阶去山上逛游了,凌远背身站在溪水边,谭宗明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找我什么事?还不能当着启平说?”

      “宗明,你这次跟启平是认真的吗?”凌远语气严肃。

      “你哪点儿看出我不认真?”谭宗明挑眉反问。

      “咱们认识这么多年我从没有干涉过你的私人感情,无论你对感情是什么态度那都是你的事,可这次我担心启平,启平跟你之前的那些不一样,别看他表面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你忙他理解,你干什么他也不争。但是他对感情是有要求的,如果你不能给他,就别让他陪你玩,他玩不起。”凌远看着谭宗明努力措辞。

      “凌远,我想知道到底是什么让你觉得我在跟启平玩?”谭宗明了解凌远,凌远不会无缘无故跟他说这些。

     “小旗来找过我了。”凌远看着谭宗明的眼睛。

        谭宗明微微皱眉,半晌只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


抱歉断更,因为楼主病了,天气炎热,大家注意身体,看文愉快~



评论 ( 12 )
热度 ( 141 )

© 世另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