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另我

世界上另一个我。

【谭赵】归去来(第二十六章)

        控制欲是人类原始的本能,而控制欲强则多半是内心恐惧的表现。

        而恐惧又总是来源于爱,这是一个无解的循环。


       午饭时间赵医生迈着欢快的步伐提着饭菜准时飘过住院部的护士台,欣然接受了来自少女心小护士们的注目礼。

       最近谭宗明盯他非常紧,一有空就来找他吃饭,实在没空也会派人给他送,然后FaceTime实时监督,搞得赵启平不厌其烦。现在好了,住院部来了另一个倒霉蛋,他们两个被迫达成了互相监督二人组。

       你问是谁?还不就是我们为民除害的小李警官。李熏然曾经在一院住院治疗过一段时间,所以这里的医生护士都跟他很相熟,所以当赵启平走进病房的时候就听见小李警官正在绘声绘色的给几个小护士讲述他离奇的受伤经过。说离奇是因为这次没有歹徒,没有犯人,没有惊心动魄,有的只是李熏然勇斗毒蛇。

       赵启平走进去拉过病床旁边的小桌就开始摆饭,“我算是服了你了,你说你跟条蛇较什么劲?”

       李熏然哗啦坐起来,“怎么啦?我就是要跟一切恶势力较劲,蛇怎么了?它袭警我就得抓它。”

        哎呦我的天呢,赵启平默默在心里求算院长平时的心理阴影面积,“说真的,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要是下回你被狗咬你难道还要咬他一口啊?”

      “你才被狗咬,我当时不是气得嘛,你是没看见那现场,那么小的孩子被分尸抛在野外,谁看了谁心里不触目惊心不难受啊,你说好死不死这时候还钻出一条蛇不分青红皂白就咬我,我不拿它开刀我找谁?”李熏然说的一副很有道理的样子。

      “小李警官,你好歹也是医生家属是吧?那要是那条蛇有剧毒怎么办啊,你那么大动作不是加速毒素在血液中流通了吗?”赵启平把筷子塞进李熏然手里。

      “那种蛇我不是认识吗,毒性不强的。”李熏然笑着挖了一口饭,“哎,我说你们家这阿姨做饭可真好吃,跟老凌都有一拼了。”

      “好吃你就多吃点。”赵启平把菜往他那边推了推。

      “那可不行呀,谭总让我监督你的,你要是又瘦了,我这病号饭就得降级成医院食堂了,凡事得讲求个可持续发展,你说是吧?”李熏然一边啃鸡翅一边说。

      “嘿,你倒是有奶就是娘了是吧。”赵启平瞪他,堂堂警官怎么能见利忘义。

       “赵医生此言差矣,谭总……谭总顶多是爹。”

         听了这句赵启平一口米饭差点儿吃到气腔去。

 

       难得赵启平今天按时下班,他一边想着等会儿要吃什么一边往地铁站走,突然就被汽车喇叭声吓了一跳,抬头一看不是谭宗明是谁。

      “跟我去个地方。”肯定句。

      “哪?”赵启平一边系安全带一边抬头看他。

      “去看一个朋友。”谭宗明状似随意。

      “啊?我衣服都没换。”因为最近天气实在热,赵启平穿的T恤和短裤。

谭宗明转过头打量了他一眼,“不用换。”

       赵启平早就领教过了,谭宗明的个性就是这样,但他仍旧有些生气,所以车内陷入了沉默。

       车开到一处小巷,谭宗明把车停好拉着赵启平往巷子深处走,走到头一拐弯竟是别有洞天。眼前的门古朴而有风韵,像是旧时候的高门大院,沿着竹径走进去竟是廊桥水榭,整个院子别致风雅得很,赵启平瞪大眼睛看真想不到市区竟还有这等闹中取静的好地方,若说这是哪个高级会所赵启平倒信,要说私人住宅那这得住的是什么人啊。

       赵启平正楞着,一个穿着灰色长衫的年轻人走过来,微微颔首,“谭先生,师父已经在等二位了。”

       走进正厅仍是一副古色古香,一人穿着白色亚麻材质的大褂子正卧在榻上扇扇子,“宗明,你还能想起我,我真是受宠若惊啊。”

       赵启平看着这人,真想感叹,哦,自己是不是穿越了。

     “病人呢?是这个?”榻上的人终于坐了起来。

        谭宗明把赵启平往前一推,“就是这个,你给看看。”

      “过来。”榻上的人一招手,把手里的折扇一收。

        赵启平回头看了谭宗明一眼,得到一个肯定的眼神,他莫名其妙的走过去,一下就被抓住了手腕,“诶”他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就要挣脱。但对面的人手劲奇大,“别动。”

       原来是要为他诊脉,赵启平下意识的观察面前的人,这可不像老中医啊,年龄感觉跟谭宗明差不多,头发都没白一根,也没有胡子。

       半晌面前的人才抬头,“你是医生?”

      “啊?是。”赵启平没料到对面的人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自己这观察半天也没观察什么,人家全程没看他倒把他看透了。

       “你一直在审视我,而且没有一点病人的自知,通常这样的人都是医生。”对面的人慢悠悠的解答了赵启平的疑惑。

      “没什么大碍,我开点药,当然这位医生先生可能并不想喝。”这句话是对着谭宗明说的。

        谭宗明只是笑,“你开就是了,他喝不喝是我的事。”

       赵启平坐在车上,拿着药方反复看,虽然他学的是西医,但是有些普通中药他还是认识的,这个黄芪、茯苓什么的他知道,但这个刺五加是什么鬼?

      “别瞎琢磨了,你就从下周开始喝,先喝两周再来复诊。”谭宗明帮他系上安全带,把车开出小巷。

       “这人行不行啊?你就让我喝?”赵启平真是无语,白天他刚坐诊看了一堆病人,晚上自己居然也让别人诊了一回。

       “这个蔺大夫脾气很怪但医术高明轻易不看诊的,如果他都不行,那就没人行了。”谭宗明依旧笑。

      “脾气很怪我倒是看出来了,医术高明那可未见得啊。”赵启平自顾自的嘀咕。

 

       第二天赵启平轮休,可偏偏早上就被谭宗明叫起来吃早饭,他心里窝着火勉强吃了几口又躺回去了。谭宗明默默摇头,他的这个小医生实在太任性,生活上严重缺乏自律性,在自己眼皮底下尚且如此,自己住的时候岂不是想怎样就怎样,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谭宗明想了很多办法,奈何他的小赵医生始终不肯配合。

       午饭时分赵启平看着对面谭宗明餐盘里的黑椒牛排咽口水,而自己面前则放着看起来就白不呲咧的鳕鱼排和蔬菜汤,他用刀叉在那块鱼肉上切来切去也没吃几口,更是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来表示不满。

       谭宗明抬头看他一眼,然后第三次提出让赵启平搬过来住,这下赵启平终于爆发了他忍耐已久的小脾气,“咣当”一声扔了刀叉。

       谭宗明微皱着眉抬起头,“你这是什么态度?”

      “你想要我什么态度?”赵启平双手交叠放在桌上。

      “启平,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不过就是担心你,你最近太辛苦,吃不好也睡不好这样身体吃不消。”谭宗明语重心长。

      “我习惯了,没有谭总的那些年我不也活的好好的。”赵启平挑眉。

      “赵启平!你所谓的好好的就是经常不吃饭直接倒头就睡?就是半夜发烧差点儿把自己烧死?就是急性胃炎硬撑着到脱水?在一个医生的定义里是不是只要不死就算好好的?”谭宗明被他这一句谭总激得有些气恼。

       赵启平咬着后槽牙,半天没说出话来。

       谭宗明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缓缓开口,“让你搬过来住又不是让你怎样,你不愿意我们可以分房睡。总之从明天开始林伯会安排司机每天接送你上下班,如果你有什么需要都可以跟他说,这事不再议,吃饭。”

       赵启平低着头没有答话,突然“哗啦”一下站起身就往屋外走,林伯看着谭宗明叫了一句“先生”。谭宗明优雅的用刀切了一块儿牛排,再举起叉子把肉送进嘴里,仔细品尝了片刻才缓缓开口,“不必管他,今天非板板他这毛病。”

====================

第一次写同人,真的非常希望得到大家的建议,听到大家看文的感受,谢谢!



评论 ( 12 )
热度 ( 142 )

© 世另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