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另我

世界上另一个我。

【谭赵】归去来(第二十八章)

       鳄鱼捕食也不见得都是一口咬死,也有喜欢一口一口慢慢享用的。

       谭大鄂此时就坐在小厅的沙发上,看着他的小豹子一脸懊丧的喝中药。

       说起这中药赵启平简直想掀桌,本来那些药材单独尝起来并不奇怪,熬在一起简直是“黑暗料理”的终极版,原本认为自己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喝了这该死的药之后又想呕了,他觉得肯定是那个蔺大夫在整他。

       大夫何苦为难医生,大家殊途同归嘛。

       赵启平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同意如此“丧权辱国”的条约,姑且当他那天被谭宗明帅昏头了吧。

       既然搬都搬过来了,赵启平当然不会真的扭捏到跟谭宗明分房睡,索性他东西不多,实际的搬家过程倒也没他想的那么麻烦。只需把常穿的几件衣服挂进衣帽间,把最近在啃的几本医学书丢在小厅的大桌子上,其余的他都不用管。

       总算咽下了手里这碗“天地自然之精华”,赵启平立刻奔去洗手间漱口,回来含了一颗喉糖,总算把反胃的感觉压下去了,随手翻着大桌上的杂志。

       谭宗明转过头倚着沙发背看他,“那张桌子太低,偶尔看看书还行,时间长了腰疼,还有那灯也不行,你总爱晚上看书,我让林伯在书房帮你添张书桌吧。”

      “不用,反正你下周也不在,我在你桌子上看就行,休息的时候我去趟宜家就都搞定了。”赵启平头都没抬的回答他。

 

       谭宗明从衣帽间拎出一个小旅行箱,日默瓦的经典款,边边角角都是磕过的痕迹,有许多小凹陷,显示它曾经跟着主人走南闯北。

      “哎,你拿我箱子干嘛?”赵启平刚从床上起来睡眼惺忪。

      “少见啊这种箱子没有贴贴纸。”谭宗明答非所问的应了他一句。

      “我不喜欢贴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别扯没用的,你干嘛拿我箱子?”赵启平揉着眼睛醒醒神儿。

        谭宗明把箱子立在一边,“出差啊,不是跟你说过了,你这箱子尺寸刚好。”

        赵启平一副鬼才信你的模样,懒得理他去洗漱了。

      “启平,我蓝色那条领带放哪了?”谭宗明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赵启平一嘴的牙膏泡沫,只想翻白眼,我特么怎么知道,老子才搬来三天。

      “启平,帮我打个领带吧。”谭宗明仍在外面锲而不舍。

       赵启平终于从卫生间里走出来,“你不会打领带吗?”

       谭宗明理直气壮,“不会。”

       赵启平看着他心里只想说你特么的在逗我?不过仔细一想他好像确实没见过谭宗明打领带的样子,只得接过他手上那条宝蓝色的领带。

       谭宗明默默的把头伸过来,他比赵启平高一些,所以需要俯下身子,结果赵启平根本没理他直接把领带套在自己脖子上了,似乎是察觉到了谭宗明的尴尬,他并没有任何歉意的说了一句,“抱歉,我只会给自己打。”

       谭宗明看着面前站着的赵启平,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件谭宗明的白体恤,有点宽松有点长,衣服下摆随着赵启平手臂的动作上下飘,有种忽隐忽现的性感。

       赵医生完全忽视了谭宗明目不转睛的炽热眼神,灵巧的双手上下翻飞,快速的打了一个交叉结,笑着扬起下巴,“这个看着新潮点儿,适合老年人。”

       谭宗明面无表情的审视着赵启平脖子上的领带,发觉宝蓝色跟他的肤色当真很配,然后伸手拽着领带把他拉到身前,“年轻人,我想你需要一点儿教训。”

      “诶,谭宗明,你干嘛?”赵启平感觉到自己的脚离开地面的时候才有点慌。

     “知道害怕了?”谭宗明的语气像是在逗弄怀里的孩子。

     “不闹了,快放我下来,还要上班呢。”

       谭宗明索性也没有真的为难他,只是在他的锁骨上狠狠的啃了一口,留下一个红印,“下次记得要尊重老年人。”随即把他放下来,顺手在他屁股上拍一下,“快去换衣服,等你吃饭。”

       赵启平站在衣帽间的全身镜前瞟了一眼自己锁骨上的红印,随手拽了件浅蓝色的衬衫,正在套白色休闲裤的时候,谭宗明的声音又一次从外面飘进来,“启平,别忘了把领带帮我放箱子里。”赵启平眼睛一转撇撇嘴,应了他一声,“好。”

 

       赵启平今天加班,连跟了两台手术之后,又是查房又是写病历,忙活完了已经晚上十点,出来看见刘师傅还在等,他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刘师傅,以后太晚了我就提前告诉您,我自己能打车回去。”

     “那怎么行,晚上别墅那条路上也没什么人,不安全。”

     “我一个大小伙子怕啥呀。”

     “孩子你快眯会儿吧,你们当医生真是怪不容易的,你妈要是看着你天天这么累,肯定心疼死。再说了你这天天的救死扶伤,我接送你也算是间接的救死扶伤了,这是积德的事啊。”

     “ 谢谢你,刘师傅。”赵启平笑了笑,身体向后靠放任自己摊在后排座椅上,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当电话响起来的时候,赵启平正在擦头发,看着屏幕上闪着“二师兄”三个字,赵启平忍不住笑起来。

      “才想起给我打电话?现在几点?”

      “启平,我也不想这么晚给你打电话,乖,先告诉我箱子密码是多少?”谭宗明酒局才散,回到酒店才发现箱子被这小混蛋锁了。

       “你猜?”赵启平得意洋洋。

      “我的好平平,快告诉我吧,不然我没法睡觉啊。”

       赵启平听到这句一阵恶寒,实在是太肉麻了,“停,我告诉你密码是你的名字,你去开吧。”

      “我的名字?”谭宗明仔细想了一下,自己的名字似乎没什么谐音能跟数字联系到一起的,硬要说也只要“明”跟“0”有点儿像而已。

     “还猜不到?多明显啊,你智商哪去了?”

     “我智商?我要是有智商就该直接把他撬开,快点告诉我,太晚了,你该睡觉了。”谭宗明的语气顿时严肃了几分。

       赵启平觉得无趣,索性悻悻的回道,“我要睡觉了,晚安250。”

       谭宗明无语,试了一下果然打开了,忍不住笑了笑,当真是小孩子的恶作剧。他单手把箱子摊开,看见除了那条宝蓝色的领带已经被卷好就放在箱子的一角,更看见旁边多了一瓶护肝解酒的药,心下立即软了一大片。

       赵启平听电话那边似乎没声了,想是箱子已经打开了,正打算挂电话,谭宗明低沉温柔的声音透过电话听筒传来,他说,“好好睡吧,晚安520。”

 

        谭宗明看着面前摊开的箱子想着早上赵启平还追着他问干嘛非要拿他的箱子,他当时只是胡扯说尺寸合适。曾经他的一个朋友在爱人过生日的时候送了一只箱子给她,谭宗明还开玩笑的说过,我要是你老婆肯定要生气,你送我箱子是想让我快点走吗?友人笑着摇头告诉他,箱子代表陪伴,我只是希望我不在她身边的时候,箱子能陪在她身边,我们中总有一个会在她身边。

       陪伴,谭宗明一直认为这在爱情里无关痛痒,爱情在他眼中一直就是在一段关系里彼此都给到对方想要的,然后各取所需,关系便达成。

       但现在,他为什么如此的渴望能陪在赵启平身边,时时刻刻?


评论 ( 13 )
热度 ( 147 )

© 世另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