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另我

世界上另一个我。

【谭赵】归去来(第三十四章)

       是不是不管爱上什么人,也要天长地久求一个安稳。

 

       听见这句歌词的时候,热毛巾包着热水袋正敷在谭宗明略微红肿的手腕上,他本人则坐在沙发上看着近在咫尺的爱人,看得见摸不着。赵启平现下才没有时间理会谭宗明哀怨的眼神,他正抱着一盆葡萄吃的起劲,搭配着一档综艺节目,看的入神。

      “你若再闹几天脾气不肯回来,怕是葡萄就都要被鸟吃光了。”今年刘叔种在后院的葡萄又大又甜。

      “谁知道这么快就熟了?我前一段去看还是又青又涩的,对了,阿毛怎么样了?它好了吗?”赵启平终于把注意力从电视上屏幕上拔出来,转头瞟了一眼谭宗明。

     “阿毛?阿毛是谁?”谭宗明挑眉。

      “嗯?阿毛就是后院那只最小的猴子啊,前一阵子你出差的时候它突然发烧不吃东西,刘叔来找我,我只好先帮他打退烧针,第二天医生说是肺炎。”赵启平大眼睛忽闪忽闪,鄙视谭宗明对自家动物的漠不关心。

      “应该好了吧,如果有问题林伯会告诉我,……你还会给猴子治病?”谭宗明继续挑另一边眉。

      “猴子……应该还好吧,就当人治呗,按体重算药剂量啊,刘叔也是看阿毛发烧太严重才过来叫我的,怕它撑不到医生来就烧坏了。”在这之前赵启平也不知道这只最小的猴子还有名字。

     “哎呀,家里有个医生还真是不得了。”谭宗明脸上笑意浓重,低头又看了看敷在自己手上的热毛巾,这上上下下都给治了。

 

       几天之后赵医生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气,还搬了好几大箱葡萄到医院,分发给同事,韦主任吃的赞不绝口,“小赵儿,这自家果园就是不一样啊,现在市面上的好多水果都甜的发假,你这才是正宗的香甜呢。”

       赵启平笑笑拎出两小箱给凌院长送去,“凌师兄,这是给熏然和凌教授的,帮我转交一下。”

       凌远看是一些葡萄笑着训他,“启平,影响你前途的好像是我,这一点希望你搞搞清楚。”

      “我搞的很清楚啊,你直接影响我的前途,那我给你送东西得算行贿吧?但直接影响你的是熏然和凌教授啊,我给他们送东西,总不算行贿,应该算是友谊万年长和尊敬师长。”赵启平说完赶紧摆摆手告辞,完全不给凌院长再教育他的机会。

       凌远笑着摇头,这孩子跟着谭宗明算是彻底毁了,这小脑袋真是越来越精明。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赵启平正在埋头写病程,他顺手接起来,“喂?”

     “平平。”一个温柔的女声响起。

      “妈?”赵启平有点惊讶。

      “儿子……生日快乐。”

        赵启平因为这短短的六个字有些怔愣,他几乎忘记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谢谢妈。”

      “记得吃长寿面呀。”

      “……好。”

      “平平,妈妈听说你……现在住在一个朋友家里?”母亲似乎有些犹豫。

      “不用听说了,是的。”赵启平回答的很干脆。

      “ 你最近……最近……钱还够花吗?不够要跟妈妈讲呀!”

        赵启平又是一怔,随即笑笑,笑着笑着心里又泛上一丝苦涩,自从回国之后,这是母亲第一次这么问。学医本就辛苦,这七年,没人在乎他是怎么过来的,没人看见他的咬牙苦撑,大家看见的只是一个不甚合群但成绩超群的赵启平。

       而这一切只是为了对抗父亲当初的那句话,“让他去,不是要回国吗?不是要学医吗?那就去吧,哪天撑不下去他自己就回来了!”

      “妈,我已经工作了,我能养活自己,至于……至于那个朋友,他叫谭宗明,我想他这辈子下辈子大概都不需要我养,但就算真有那天,我们也不至于吃不上饭。”赵启平说的坦荡,与其来回试探不如干脆一点。

      “平平……你知道妈不是那个意思,有些事情你要想好,你现在还小,你知道我并不排斥同性间的爱情,但是在中国你们最终能走到哪里,你想过没有?妈是怕你以后要后悔……”母亲的语气有些无力的哀伤。

      “以后的事情就以后再说吧,您……后悔过吗?后悔当初要我?”赵启平的出现在当年实属是个意外,那时候他的父亲已经拿到了哈佛的offer,而母亲也已经被加州大学录取,正准备双双出国,当初若不是外婆急急忙忙从杭州赶到上海,恐怕他早已经不存在了。

      “平平……”母亲似乎有些压抑的哽咽。

      “对不起,我确实不该在今天问这个问题。”就在一瞬间赵启平竟然有点怕听到答案。

      “……”

      “妈,你们多注意身体,我这边还有事要做,先挂了,再见。”赵启平急急挂断电话,他有些自责,有些心酸,一时五味杂陈。

 

        赵启平到家有点晚,已经过了十点,没想到琴姨做了一碗长寿面给他当宵夜,整碗只有一根面条,还嘱咐他一定不要咬断,否则不吉利的。赵启平坐下努力的吸溜面条,吃的鼻子上都沾上了汤汁,琴姨在旁边递纸巾给他,嘴里还念叨着,“哎呦,慢点儿吃别呛到,你要嚼的,别咬断就好了呀,这孩子怎么连个长寿面都不会吃了呀。”

       谭宗明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到十二点,他一阵风似的冲进来急急的把一个盒子塞进赵启平手里,“没过十二点,还好赶得上,不然都白订做了。”

       赵启平拿着盒子看了一眼,一个卡地亚的首饰盒子,看大小……想到这里他心里突然有点打鼓,他珍而重之的打开,那一瞬间他不知道自己是失落更多一点还是放松更多一些,盒子里静静地躺着一枚胸针。他拿起来仔细看,胸针主体是一只骄傲的小豹子傲立在一颗蓝宝石上,豹子身上均匀的镶着小颗的蓝宝石和钻石,看起来价值不菲。翻过来,背面用好看的花体英文刻着dizzy和T to Z。

      “为什么是dizzy?”赵启平眨眨眼睛,这是他好奇时候的惯用表情。

      “哦,那恐怕是我第一次见到你那刹那的感觉。”谭宗明挑眉。

      “嗯,那可不太好,说明你的确该看医生了。”赵启平笑。

      “所以啊,我才需要你这个私人医生,时刻看着我。”谭宗明笑着去揽他,两个人快速的交换了一个吻,然后在他耳边轻轻的用气声说,“生日快乐,我的宝贝。”

 

       谭宗明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见赵启平正盘着腿在床上拿着铅笔做数独,他几不可察的微微皱了下眉,走过去坐在他身边。

      “启平,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吗?”谭宗明随手摸了摸他的后背,一个明显安抚的动作。

      “为什么这么问?”赵启平抬头。

      “你通常只会在心烦意乱的时候才会做这个,而且往往都填的一塌糊涂,像现在这样,这里很明显不可能是7。”谭宗明拿过他手里的铅笔,在那里填了个5。

       赵启平跟着便快速把那一行补齐了,缓缓抬头对上谭宗明的眼睛,“老谭,你说……我们能走到哪里?”

       谭宗明沉默了一会儿,他从未想到赵启平会这么问,“我想……”

       赵启平突然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下一秒便咬上了他的嘴唇,生生切断了他的回答。

       管他呢?走到哪里算哪里吧。

      “启平……启……平……”谭宗明几次想询问但都没有机会,今晚的赵启平太热情,热情的近乎疯狂,可他越是这样越让谭宗明感觉背脊发凉。

      “不用回答,也不要问,就当我发神经好了。”赵启平把脸整个埋进谭宗明的胸膛,声音闷闷的。

      “ 启平,你相信我吗?”谭宗明抱他在怀里轻轻拍。

        “嗯。”赵启平发出一个鼻音算是回答,过了一会儿又用头撞了他一下。

       谭宗明终于笑起来,“你呀……”说完便把他强行扯出怀抱,一个深吻吻到赵启平开始用力的锤他后背,对于胡思乱想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用行动终止。

 

       两个从未想过未来的人,到底能走多远?

       恐怕谁也不知道,但至少现在一切看起来很公平。


评论 ( 14 )
热度 ( 146 )

© 世另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