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另我

世界上另一个我。

【谭赵】归去来(第三十七章)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谭宗明此刻巴不得让这山变得再矮点儿。

       赵医生用元旦值班换来了宝贵的三天假期,承诺全权交由谭总安排。三天实在去不了太远的地方,他本想着找个近处悠闲的过几天慢生活。谁知道第一天就被赵启平拉来爬山,还是武侠小说里经常出现的峨眉山。

       最近几天山上都在下雪,白茫茫一片,雾气也重,倒颇有几分古刹钟声,禅宗秘境的感觉。赵启平一马当先的走在前面,脸上堆着孩子气的笑容,咋咋呼呼的回头叫他,“老谭,前面有猴子!”谭宗明一路都怕他摔倒,只得在后面护着他。

       由于并非什么节假日所以游客并不多,到了这里就更显得少了,因为猴子们浩浩荡荡比人还多。赵启平拿起手机给一只挂在雪松上的猴子拍照,旁边有猴子爬到栏杆上拽他衣服。

       谭宗明赶了几步走到他身边,“手机攥住了,上次峰子的钱包就被猴子掏走了。”

       赵启平刚想笑,一只小猴子就跳到谭宗明肩膀上,拉扯他羽绒服上的帽子把他整个脸都遮住了。这下算是点中赵启平笑穴了,盒盒盒的笑得全身都跟着晃,还不解气的拍着栏杆。那只小猴子干完坏事也不害怕,蹦蹦跳跳的就在栏杆上示威。

     “你看,连猴子都觉得你烦了。”赵启平伸手帮谭宗明整理衣服。

       谭宗明一向对猴子这种自认为聪明的动物没好感,他突然冒了一句,“阿毛也是这样?”

       “哦,阿毛要乖得多。”赵启平不理他继续往前走,一边走一边用奇怪的口音朗诵,“生命是如此的精彩,人生是如此的辉煌,天下风光在峨眉,峨眉风光在此处。”*朗诵完毕自己在那里盒盒盒的笑个不停,旁边居然也有人跟着笑,谭宗明有点儿搞不懂他们的笑点在哪。

      “老谭,咱们拍张照片吧。”赵启平心情大好,他们在一起这么久还没有合影。

      “好。”谭宗明过来揽住他肩膀,赵启平伸长胳膊找角度,咔嚓一声,赵启平又忍不住一阵盒盒盒。因为就在他按动快门的那一刻,后面有只小猴子突然好奇的挤进了镜头,表情呆萌。

       赵启平给谭宗明看照片,谭宗明脸有点绿,两人的第一次合影中间居然夹着一只猴子。

 

       傍晚驱车回成都的时候路过一条不知名的街,彼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可这条街仍旧热闹非凡。

       路两旁都搭着棚子,热气蒸腾着冒出来,赵启平按下车窗,顿时一阵阵麻辣鲜香便飘进车里,激得他肚子咕咕的抗议。

      “老谭,我们吃这个好不好?”赵启平有点儿犹豫的开口。

      “从昨天开始你都连着吃好几顿辣了,还吃?”谭宗明倒是不介意路边大排档环境的简陋,只是在意赵启平的胃。

     “这个不很辣,再说来成都难道不是为了吃美食?从昨天开始就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带我来这儿就是为了诚心气我的?”赵启平梗着脖子望着窗外不看他。

       谭宗明让司机把车停在路边,司机透过后视镜瞄了一眼后面这两位,很有眼色的说是去买烟就下了车。

     “反了你了?为口吃的跟我翻几回脸了?”谭宗明语声平和,但赵启平却知道这通常是他生气的前奏。

      “这根本就不是吃不吃的事儿,谭宗明,我是比你年轻一些,这个我承认,但咱俩是恋爱关系,这个你承认吧?”赵启平回头瞪着圆眼睛看谭宗明。

       谭宗明点头,示意他继续。

     “恋爱关系讲求平等,而且我没兴趣给你当儿子。”

      “恋爱关系也可以互相约束……”

      “可是互相了吗?都是你在管我!”赵启平此刻只想翻白眼。

      “启平,我管隔壁老王的儿子了吗?”

      “嗯?”赵启平被他这无厘头的一问整蒙了,隔壁老王特么的是哪冒出来的?

      “我是问除了你我还管过谁没有?我为什么管你你不清楚?说到互相约束,你不是也让我少抽烟少喝酒,我现在几乎不怎么抽烟了吧,酒也只是偶尔应酬或者跟你小酌,这事你说了一次我就记得了,所以你就觉得你从没约束过我。反过来我一件事要跟你说八次你还是无动于衷,所以你就觉得我一直管你,就拿喝药来说,这个月光小厅的花刘叔就换了三盆,我说你了吗?”谭宗明垂着眼皮看面前气焰逐渐消下去的小豹子。

      “这个……这个疗程的药太难喝了,我小时候喝过一种感冒药叫甘草合剂,特别难喝,我一喝就吐,简直是童年阴影,这次的药跟那个味道太像了……还有那三盆花也挺像的,我没看出来……”说到这个事,赵启平多少有点儿心虚。

     “看出来你就不倒了?”谭宗明挑眉。

     “至少不往那盆花里倒了呗。”赵启平习惯性的抿了抿唇。

     “走吧,吃去吧,不然今天这一晚上你气都顺不了。”谭宗明摇摇头,忍不住捏了捏他脸。

       一大堆签子放进锅里,配着当地特有的香油料碟,喝着包装像手雷一样的特色芒果汁,赵启平把刚才的小小不愉快瞬间抛到了九霄云外。

 

       回到成都市区已经将近十点,赵启平非要去买兔丁,还指定必须是武侯祠旁边巷子里的一家。车子兜兜转转半天,找到的时候人家早就关门了。赵启平悻悻的走回车上,谭宗明安慰他明天再买也一样。车子没开出几步就到了锦里,赵启平想去逛逛,谭宗明笑着说那都是骗外地人的。赵启平不以为然,我们不就是外地人?

       晚上的锦里在灯光的映衬下,颇有几分浪漫的诗意,古色古香,小桥流水。十点过后有些店铺已经关门,但好在大多数酒吧都还开着,赵启平挑了一家不太吵闹的进去坐着,点了一杯酒精度不高的酒。

      谭宗明则坐在他对面看着他的眼睛因为喝了酒而一点一点的亮起来,后面的驻唱歌手唱着舒缓而深情的歌,这气氛好到谭宗明想过去亲亲他。

     “老谭,我今天特别高兴,真的,你还没听过我唱歌吧?”赵启平说完便笑着站起来走到酒吧的小舞台边跟老板说了几句什么,然后便跟驻场歌手击了个掌交换位置。

      “第一次来成都,但是我喜欢这里。所以借这里感谢我的一个朋友,他老胳膊老腿儿的,今天陪我爬了一天山。”下面顿时起了一片笑声。

       赵启平望着谭宗明的眼睛浅笑,“夕阳醉了,送给你。当然也希望今天在座的各位能忘掉烦恼,不醉不归。”醉人暧昧的音乐缓缓响起来,赵启平坐在高脚凳上,慢慢闭上眼睛。

      夕阳醉了落霞醉了

      任谁都掩饰不了

      因我的心因我的心早醉掉……

       谭宗明从没正经听过他唱歌,除了偶尔听他在浴室吼两嗓子。此刻看着穿着白衬衫脸颊微红的赵启平闭着眼睛唱歌,睫毛像蝴蝶翅膀似的轻颤着,声音低沉而温柔,韵味十足。这是一首老歌,谭宗明是听过的,但他没想到粤语到了赵启平嘴里能唱的那么软,那么有腔调,顿时一颗心都随着他的曲调醉的一塌糊涂。以至于当赵启平踏着掌声向他走过来的时候,他还没晃过神来。

        赵启平坐下喝了几口酒,骄傲的向谭宗明问询,“怎么样?”

        谭宗明则抿着他招牌的一字笑只说了两个字,“醉了。”

       然后不等赵启平有任何反应竟也上了台,“大家好,我就是那位老胳膊老腿儿的朋友。”台下顿时又起了一阵笑声。

      “投桃报李,我也唱一首粤语歌吧,哥哥的共同度过。”谭宗明对后面的乐队略微点了一下头。

       直到谭宗明第一句唱完赵启平才从惊讶中反应过来,谭宗明一只脚踏着地,另一只脚踩在高脚凳上,他的粤语咬字很松,唱出来竟与原唱是完全不同的味道。赵启平抬头去看谭宗明的眼睛,才发觉谭宗明一直都在看着他,赵启平笑起来,笑着笑着眼睛里更亮,那是一汪深泉满溢着内心最真挚的爱。

 

若我可再活多一次千次

我都盼面前仍是你

我要他生都有今生的暖意



*此梗出自延参法师

====================

剧情是什么我已经不知道了,我真的只想写日常,希望大家没看烦。

评论 ( 20 )
热度 ( 133 )

© 世另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