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另我

世界上另一个我。

【谭赵】归去来(第四十二章)

 

       寒冷的冬日最让人兴奋的除了火锅就是烤肉了。

       赵启平此刻正盯着烤盘上被烤的滋滋作响的五花肉,谭宗明则拿着烤肉夹在不停的翻动,他今天一整晚基本都在做这样的动作,伺候着坐在他对面闹脾气的“小祖宗”。

       谭宗明的身材要说虎背熊腰那着实有些夸张,但总还算得上健壮,然而他平时的饮食其实很注重健康,更加偏好清淡精致的食物。反倒是赵启平虽然从外表看来又高又瘦,像天天挨饿似的,但他实际上却是个不折不扣的肉食主义者。

      “你……阿昀……后天会出院。”赵启平圆圆的大眼睛看着谭宗明试探着开口。

      “嗯。”谭宗明略抬一抬眼皮。

      “嗯是什么意思?你趁阿昀住院从人家手里抢了块地,人家也没说什么,你还要怎么样?”赵启平把视线收回到烤盘,迫不及待的伸筷子夹肉。

       谭宗明用夹子按住肉片不让他夹走,“还没熟你急什么?这些是阿昀跟你说的?”

     “阿昀才没那么八卦,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赵启平悻悻的收回筷子。

      “哼,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跟峰子走得那么近了?这段时间你最好离他远点儿,保不齐他又搞什么幺蛾子。”谭宗明把烤好的肉直接夹进赵启平碗里。

       赵启平不想接他这个茬儿,只好乖乖的吃肉,“诶,老谭,下周你们放不放假?”

      “我们是正经公司,又不是劳工集中营,春节自然要放假。”谭宗明尝了一口赵启平吃的正香的炒年糕,摇了摇头。

      “我今年春节要回北京你知道吧?你去英国陪你父母吗?”赵启平把整盘炒年糕拉到自己面前,就知道谭宗明对这种东西没兴趣。

     “圣诞的时候已经去看过他们了,春节就算了,反正有小昕陪他们,再说我春节还有别的安排。”

     “哦”赵启平也没问他到底有什么安排,只是一边嚼东西一边闷闷的应了一句。

 

       在中国人眼里,春节到底不同于其他节日,关于这一点只需看看每年春运的盛况就知道了。在外奔波一年的游子们,到了春节无论混的怎样总要回家才叫过年。

       赵启平下了今天最后一台排期手术,便回办公室拖箱子,他也即将成为春运大潮里一朵微小的浪花。这次春节凌远只给他排了两天半的假期,所以这会儿他必须要争分夺秒的赶去机场。他步履匆匆地才走出医院门诊楼的大门,就听见不远处响起熟悉的喇叭声,循声望过去就看见刘师傅正站在车旁跟他招手。赵启平笑着走过去,拎着箱子利落的打开后备箱,里面已经安安静静的躺了一个贴满粉红色乔巴的箱子。他脸上的笑意瞬间更大,麻利地把手上的箱子也放了进去。

      谭宗明坐在后排座椅上抬着眼睛笑着看他,赵启平一矮身子钻进车里,“你要去哪儿?航班时间跟我差不多么?”

      “刚巧航班时间跟你一样。”谭宗明明显避重就轻的回答。

      “哦,那你大概什么时候回来?”赵启平一向不刨根问底。

      “应该也跟你差不多吧,怎么?这么快就想我了?”谭宗明笑着捉过他的手握在自己手里。

     “没个正经。”赵启平笑骂着把手抽出来,毕竟刘师傅还在呢。

     “那就说点儿正经的,你去北京就穿这么点儿?这几天那边下雪呢,白天最低温都零下了,你也不知道穿个羽绒服。”

      “我是回家过年,又没打算出去逛,再说北方室内可暖和了根本用不着那玩意儿。”赵启平一听他唠叨就想翻白眼。

 

       到了机场赵启平先下了车,而后就看见谭宗明下车时居然穿了一件大衣,大大的帽子挂在脖子后面,帽子边缘还镶了一圈霸气的灰狼尾毛。这令他不禁盒盒盒的笑起来,“老谭,你是不是要去俄罗斯?”

     “怎么了?不好看吗?”这可是谭宗明托秘书小姐找的最潮款式。

       赵启平仍旧盒盒盒个不停,“不是,只是你平常不怎么穿这样的衣服,再说人家这叫加拿大鹅,你穿上像加拿大熊。”

       这下连正在搬箱子的刘师傅都有些忍不住脸上的笑意了,谭宗明不理会他的取笑,把两个箱子都接了过来,双手推着就往前走。

       赵启平背上自己的双肩包只得快步跟上他,其实这款大衣除了出色的保暖性能外,版型原本就是为欧美人设计的,所以像谭宗明这样高大的身材穿起来不但不难看,还很有范儿。

       谭宗明换好登机牌又把两人的行李都托运好,直到赵启平走到登机口谭宗明仍跟在他身边,这下即使赵启平再迟钝也觉出些蹊跷。

     “你到底去哪儿?”赵启平说着就抢谭宗明手里的登机牌看,这一看不禁有些不解,谭宗明手里的是两张头等舱去北京的机票,“你……”

     “我陪你一起,省的我明天再早起飞过去陪你吃午饭了。”谭宗明一脸淡然。

       赵启平心里一时间有些说不出的感觉,他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谭宗明,看着看着就低下头笑了。原来时间过得如此之快,去年西湖边桂花藕的味道仿佛还停在齿间犹未散去,转眼便又是一年了。

      “这次你准备约在哪儿等我?天安门城楼上?”赵启平心里说不高兴是假的,虽然他一向不喜欢谭宗明做事独断,不提前跟他商量,但这样的惊喜他仍是受用。

     “那倒不是,大概要约在颐和园后面的野湖吧。”谭宗明看见小赵医生的眼睛里逐渐漾出笑意就知道这次的惊喜终于算是踩到点上了。谭宗明小时候也曾在北京住过一段时间,所以他对北京并不陌生,反而有一种亲切感。

      “咱俩要是小时候认识保不齐真要打架。”赵启平说的一脸认真。

      “打什么架?你跟我打还勉强叫以小博大,我跟你打岂不就是欺负孩子了。”赵启平放松的靠在椅子上,谭宗明抿着嘴看向他,正好是一种居高临下的角度。

       赵启平愣了一下又盒盒盒的笑起来,他差点忘了他们之间有不可逾越的年龄差,刚要再取笑谭宗明几句,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谭宗明接起电话,嗯嗯啊啊的说了几句之后,便站起身来走到一边去了。

       登机广播响起,周围的旅客已经开始陆续登机了,赵启平站起来把双肩包甩在肩上,谭宗明跟他打手势让他稍等,继续跟电话那边的人说着。赵启平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但能从他的表情上感觉出他有些烦躁,这种情绪在谭宗明身上并不常见,因为他一贯都是云淡风轻的,不知道为什么赵启平觉得此刻这个画面他似乎在哪儿见过。

       就在赵启平还在努力回忆的时候谭宗明已经走回到他身边,“启平,实在抱歉,有些棘手的事情现在需要我过去处理,你先回家,我会坐稍晚的航班过去找你,嗯?”谭宗明略微低头发出一个询问的助词。

       虽是询问但赵启平自是没有理由拒绝,他点点头,“你去忙吧。”

     “我看你上飞机就走。”谭宗明在赵启平在腰上轻拍一下。

      “好,凡事别着急,拜拜。”赵启平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赶紧朝谭宗明摆摆手就走进登机口了。谭宗明什么时候做事着急过,真是近朱者赤,天天听着谭宗明在耳边唠叨怎么自己也唠叨起来了。

       今天还算顺利,飞机很快就起飞了,赵启平孤单的坐在飞机上,身边的座椅空着,心里突然就有了一点坐过山车的失重感。赵启平觉得自己越来越矫情,原本也是打算自己回家的啊,怎么谭宗明一走反倒觉得心里不舒服了,想来想去得出一个结论。人呐,没有希望的时候也活的好好的,可只要给了一点点希望,就似乎再也承受不了失望了。就像赵启平曾经吃惯了面包店的苹果馅饼,可自从吃过焦糖苹果挞之后,就觉得苹果馅饼的口感简直粗糙的难以入口了。

 

       行李转盘一圈圈的转起来,赵启平站在那里盯着转盘发呆,直到视线中出现了一个满是乔巴的箱子。赵启平一边推着行李车往外走一边给谭宗明打电话,电话约莫响了七八声才被接起来,“喂,老谭,你没登机但箱子过来了啊。”

      “嗯,我知道。”

      “嗯?”赵启平推着行李车一出机场大厅就哆嗦的一下,简直太冷了。

       谭宗明自然听到他被冻的嘶嘶抽气的声音,“你出大厅了?”

      “是啊,怎么了?”

      “回去。”

      “干嘛?”赵启平刚走到出租车上车点,发现队已经九曲回肠的排了老长。

      “让你回去就回去,现在北京的室外温度是零下一度伴有四级风,而且我保证你半个小时之内绝对排不上出租车。”谭宗明的语气是一贯的强硬。

       赵启平虽然不想被训,但谭宗明说的的确是事实,所以他只得识时务的推着车又回了机场大厅。

     “启平,我箱子里有大衣,你先穿上,然后去二楼出发的8号门等,五分钟之后司机会给你打电话。”谭宗明的声音平淡无波,大多数时候他的声音并不温柔,但却总能让人心里充满暖意。

 

       赵启平站在首都机场出发的8号门前拨了几下密码发现箱子并没有打开,这才想起来上次因为跟谭宗明闹着玩改过密码,笑着把锁拨到了250,但令他意外的是箱子仍是没开。此时手机进来一条短信,是司机发来的车牌号码,说是两分钟就到。他想索性算了,出门马上就上车了,还能冷到哪儿去。

       飞机降落的时候天色已经有点暗,这会儿外面早就完全黑下来了,不远处一辆公务舱开过来车灯晃了赵启平一下。司机下车要帮赵启平放行李,他也不知道哪根筋突然就搭上了,跟司机说等一下,灵巧细长的手指随意拨了几下就把箱子打开了,从里面迅速拿出了一件大衣套在身上,同样的狼毛帽子,尺码刚好合适。

       赵启平坐在车上迅速的敲了三个数字发给谭宗明。

       ——520。

======================


大家久等了,假期过得怎么样?可是这周要上七天班啊,摔。



评论 ( 12 )
热度 ( 115 )

© 世另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