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另我

世界上另一个我。

【谭赵】归去来(第四十七章)

 

     “咔哒”一声门响,又一个分管经理从总裁办公室里蔫头耷脑的出来了,这已经是今天的第5个了,秘书小姐一时间有些进退两难。谭BOOS这几天也不知道为什么脾气出奇的大,刚刚几个分管经理无一幸免的都被骂了一通,秘书小姐实在是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进去顶雷,但这事她又不得不说。

       最后秘书小姐擅用她的聪明智慧选了个折中的方法,拨通了谭总的内线电话,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来,低沉的声音透露出大老板此刻并不美丽的心情,“喂。”

      “谭总,我刚才发了个链接到您的邮箱里,您有时间就看一下。”秘书小姐硬着头皮开口。

      “什么事,直接说。”谭宗明显然没有耐心。

      “是私事……关于……”

      “什么时候上班时间也处理起私事了?”

      “是关于小赵医生的……跟上次安迪总监遇到的事情差不多,视频明显被人剪辑过,又被冠以耸人听闻的标题,我猜应该是有人恶意炒作,您上次吩咐过……”

      “行了,我知道了,谢谢。”谭宗明在听到赵医生三个字的时候,右手早已迅速的点开了链接。

       秘书小姐挂上电话叹一句,真是伴君如伴虎啊。

 

       赵启平跟着救护车又回到了一院,异物已经取出,是一颗很大的带核话梅,女孩儿被立即推往手术室做后续的纤维支气管镜检查,以确保取出异物完整无残存。赵启平为女孩儿先行办理了住院手续,好在女孩儿的钱包里有身份证。

       凌院长把赵启平叫到办公室了解情况,赵启平一叙述完,凌院长就忍不住用手捏了捏山根,“启平啊,我也曾是程老师的学生,上课的时候也听过程老师当年在操场上用一把裁纸刀救了一个小男孩儿的故事,当时那男孩儿的父母对程老师感恩戴德,后来那男孩儿长大了还成了咱医大的学生,当时就在我的下几届,大家开玩笑总叫他陈一刀。但你得知道那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师兄……”赵启平突然睁大眼睛看向凌院长。

     “启平,我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皆大欢喜自然是最好,但要是……”

      “要是什么?要是她家属不理解,我难道就该见死不救?”赵启平有些气愤的盯着凌院长。

      “我没有说你救人不对,但这么冒险的方式有待考虑……”

      “怎么考虑,生死一线的时候考虑?考虑万一我救不活,她家属再讹上我?然后就眼睁睁的看着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孩儿断气?要是这样我当初干嘛要学医,现在又干嘛要天天拼死拼活的当医生?”赵启平语气越说越激动。

      “你听我说,我再说一遍,我没说你救人不对,但要讲求方式方法,虽然我这么说你现在肯定不服,但是你必须要在能自保的前提下救人,否则你这个医生当不长。”凌院长终于被赵启平几次三番的抢白惹恼了,“我也是一个医生,但我还是院长,我不希望一院的任何一名医护工作者受伤害、受委屈,我们也是人不是什么天使,如果大家都抱着这个认知来医院,那医患关系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至于你,既然改变不了当前的社会就得学着先接受,我这么说你听明白了吗?”

       赵启平看着凌院长的目光渐渐下移,最终低下头陷入沉默。

 

       谭宗明在电脑上观看了完整的视频,虽然画面模糊且晃动的厉害,但已足够还原事实真相。画面中的赵启平由起初的冷静果敢到对摄像者的怒目而视,再到后来的迅速镇定下来完成抢救,整个过程无不体现出一个医生应有的职业素养。

       电脑屏幕自动跳转到下一条视频,视频中人声嘈杂,先是拍到了一院走廊的地板,而后镜头才晃晃悠悠的出现了穿着医师袍的赵启平,记者一路追着赵启平问他对网络上的白衣天使猥亵事件有什么回应,赵启平语声冷淡的只说了一句话,“你小学毕业了么?如果能识字就去百度一下哈姆立克。”谭宗明看到这儿便不自觉的微抿唇角,赵启平这小脾气啊,真是教他又爱又恨,他不禁想起自己二十郎当岁的时候,是不是也像赵启平一样的单纯善良,一样的喜欢意气用事。

 

       院方辗转多次才联系上女孩儿的家属,女孩儿的母亲大老远的坐火车从临省的一个小县城过来,下火车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女孩儿的母亲第一次来上海,因为着急就从火车站打车去一院,司机师傅问她这么晚还去医院是不是家人病了,女孩儿母亲近乎哽咽的说是自己的女儿好好的坐地铁,不知道怎么嗓子就被东西卡住了,幸亏有个医生路过给救了。

      “你女儿是不是那个在地铁里被一个医生猥亵了,后来又被割喉的那个女孩儿呦?”出租车司机好奇的问起来。

      “啊?怎么回事?不是说是被一个医生救的吗?”女孩儿母亲一听这话,声音都跟着发起抖来。

      “啥一个医生救得?就是他把你女儿搞得被噎住的,后来还用水果刀割喉,微博上、微信上都有视频的,不信你看看是不是你家闺女,喏,大家都在骂呢,这年头医生就只会收红包喽,简直是披着人皮的禽兽啊!”出租车司机一边把视频递给女孩儿的母亲看,一边恨恨的骂。

 

       赵启平没想到他才从ICU病房出来就遇到了被救女孩儿的母亲,更没想到女孩儿母亲上来不由分说的就打了他一巴掌,女孩儿的母亲个子不高,这一巴掌只堪堪打到了赵启平的下巴和脖子上,她顿时跳起脚犹不解气的抡起自己手上的包去砸赵启平,赵启平的半边脸被砸的结结实实,包上的五金件划到了他的眉骨,瞬间绽出一条细长的口子。

       赵启平一时间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弄懵了,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看着那个包又砸了过来,可是下一秒他突然被人从后面抱住,那人一个转身,只听见“嘭”的一声,那个包重重的砸在了那人的后背上。

       一旁的护士小姐刚刚也完全被这场面吓住了,一晃过神来立刻拉住了女孩儿的母亲,“阿姨你这是干什么呀?小赵医生救了你闺女的命,你不感谢也就算了,怎么还能打人呢?!”

        谭宗明把赵启平从怀里拉出来查看他眉骨上的伤,嘴里忍不住训他,“你怎么回事?被我打的时候跑的那么快,别人打你你怎么就知道傻站着!”

       赵启平伸手摸了一下眉骨,果然出血了,他突然忍不住笑起来,“都是我自找的,刚才还跟师兄辩了半天呢,没想到这么快就看到现实了。”

       谭宗明拽住他的手不让他再去碰伤口,“走,快去让医生给你看一下,好歹是脸上,留了疤怎么办?”

     “反正谭总不是已经有小鲜肉了,还用在乎我留不留疤?”赵启平由着他拽着往前走。

       谭宗明听见这句,恨不得气的打他,“赵启平……”

 

       急诊的值班护士帮赵启平包扎了伤口,好在伤口不算太深,应该不会留疤,但因为是被生锈的金属划伤,保守起见需要打破伤风针。赵启平打完针之后,一手按着棉签坐在换药室发呆,谭宗明怕他冷,便脱了大衣给他披着。赵启平感受到大衣上留存的体温,他缓缓抬头看向谭宗明,“老谭,你说我是不是傻?”

       谭宗明轻轻抚摸他的背脊,“我想我已经跟你说过好多次了,我的小赵医生只是善良。”

       “可是这世界还需要善良吗?善良和傻有时候是不是可以划等号?”赵启平低着头,声音也有些低沉。

       谭宗明抚摸着他背脊的手慢慢停住,赵启平仰着头用他深潭一般的眼睛凝视着他,那一刻谭宗明突然明白了,明白了赵启平刚才为什么不躲。

       他是在对抗,对抗这个冷漠的世界,即使是用自己微小的力量。

 ===============


这章写的很憋屈,评论快快砸来吧,需要你们给我力量!



评论 ( 36 )
热度 ( 135 )

© 世另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