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另我

世界上另一个我。

【谭赵】归去来(第七十四章)


       加州的阳光一如既往的明媚,直直的照进落地窗。

       邻居送了一袋橙子,Joe正在乐此不疲的榨汁,他看着赵启平进进出出的收拾东西十分费解,在开放的厨房里大声喊他,“赵,你真的想好了?真的要回去吗?你和梁不是一直好好的吗?怎么说分手就分手?就算是分手你也用不着跑啊?”

      “喂,你哪来那么多问题?”赵启平懒得理他,继续整理箱子。

      “赵,你不要总把恋爱想得那么沉重,恋爱和爱是不同的,你是医生难道连这个都想不明白?爱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但恋爱不是,恋爱只要有多巴胺,你情我愿大家开心就好了。你别总是谈个恋爱就得奔着一辈子去,累不累啊?谁知道明天会怎么样?从人性的角度出发,没人是一成不变的,我们连自己都控制不了,更不可能控制别人。所以,你放松一点儿好不好?”Joe还在一边锲而不舍的喋喋不休。

     “Joe,我知道你是在劝我,但我真的想好了,你刚才不是也说了吗,就算分手也用不着跑,所以我才更应该回去。”

       Joe简直被他说糊涂了,“啊?”

       赵启平把箱子立起来,看着他笑,“总之你放心,我没事,不会殉情的。”

 

       上海的五月,春回大地,草长莺飞。

       谭宗明醒来觉得难受口渴,他下到小厅里喝水,巨大的落地窗外正淅淅沥沥的下着雨。

       儿童福利院项目彻底告一段落,其间过程远比他想象的要难得多也长得多,无论如何他也算对爷爷生前的嘱托有了交待。

       谭宗昀从楼上下来,对着谭宗明的背影随意的叫了一句,“哥,早啊。”自从他结婚后,谭宗明对他的态度总算是有所软化,所以他时不常的就来他哥这里晃悠。

       谭宗明回头显然没想到他会在,略微挑眉问他,“你怎么来了?”

      “我?我昨天就没走啊,不是我说你,你真该减减肥了,要不是我最近勤于健身估计都架不动你,你说将来要是有嫂子……”谭宗昀看着自家哥哥越来越黑的脸色,识时务的住口了。

     “我昨天醉的那么厉害吗?”谭宗明忍不住捏了捏山根,他的头的确还有点疼。

      “本来慈善晚宴上你就喝了不少白的,回来又喝红的,能不断片儿吗?”阿昀扁扁嘴,按说他哥喝酒一向有节制,也不知道昨天究竟是抽了什么疯,他虽觉蹊跷但并不敢问。

      “行了,我没事了,你吃完早饭就回去,雅楠还怀着孕呢。”谭宗明说完也不看他,顺着旋转楼梯一步一步上楼去了。

       他把不知何时落在床上的手机充上电,开机之后调成静音,像往常一样放在离床最远的小桌上,而后拥着被子复又睡去,他心情不好想给自己放个假。就算他是谭宗明又怎么样,谭宗明就该处事永远成熟淡定,内心永远波澜不惊吗?

       就在他终于沉沉睡去的时候,远处小桌上的手机亮了又亮,终于熄灭。

        谭宗明将近中午才又起来,发现有几个未接来电,他轻触屏幕点开最近的通话记录准备回拨,前几个被系统标红的名字很耀眼,但他仍是看见了这一页末尾那个黑色的名字,他有一刹那的不知所措,转念一想可能是昨晚他头脑发昏误拨出的,没等大脑再做出什么分析,他便迅速的点了进去,然后他惊讶的发现那通电话不仅曾经接通过,而且还有不短的通话时长,2小时36分钟。

       谭宗明看着那串数字,一瞬间前所未有的有些心慌,他攥着手机如同一个烫手山芋,怎么会?怎么可能接通了呢?他心思急转立刻拨电话给秘书小姐,吩咐她去查手机号码,秘书小姐继续保持了她一贯的高效,十分钟后便把手机号码主人的信息发进了谭总的邮箱。

       谭宗明穿着睡衣对着邮件看了又看,终于有一丝笑意爬上了他的唇角。

 

       赵启平难得在家里悠闲的泡澡,回上海近一个月他都在忙,整天跑得他腿发直。这次回来他才知道上海的房价到底有多贵,而且原来装修也是如此的麻烦和琐碎,简直比连台的手术还要命。索性这房子带精装,他倒也没太费事,只是花了很多心思布置。

       温热的水包裹着身体,微微震动的按摩浴缸让肌肉得以放松,赵启平舒服的吐了口气,他到底多久没泡过澡了?美国租住的公寓里压根没有浴缸,从前的小公寓里倒是有,但谭宗明从不许他一个人泡澡,原因很简单,他大概泡10次有9次会睡着,轻则感冒重则呛水。其实跟谭宗明在一起的时候每天总是充斥着各种不许,过了晚上8点不许喝咖啡或茶,不许躺在床上玩手机看漫画,不许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喝太多酒,谭宗明的诸多不许一点一点编织出一个巨大的保护伞,只是这把保护伞不仅给他安全,也曾经让他窒息。

       回忆的闸门一旦开启便收也收不住,他索性放任自己去想,在美国这几年他一直很克制,可结果呢?他是医生得相信科学,正常成年人的记忆是没有办法被快速消除的。与其自欺欺人,不如顺其自然。

 

       安迪正在会议室里听季度汇报,这位从华尔街回来的CFO对数字极其敏感,且逻辑分析能力极强,总之非常不好糊弄,所以几个项目主管都感觉有些如履薄冰,生怕哪个环节让她找到漏洞。会议进行过半,安迪就刚刚汇报完的项目进行一些常规问询,在偌大且有中央空调的会议室里,也有好几个人不禁微微在冒汗。

       谭宗明适时的走进来,各大主管看他的眼神仿佛救星下凡,他对着安迪微笑,“中场休息一会儿吧,让大家喝口水,另外我订了一些甜品放在茶水间,大家吃完下午茶再继续。”

       安迪笑着点头,表示接受,各位主管们得此大赦迅速退场,瞬间会议室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谭宗明不紧不慢的开口,“有个小姑娘刚才来找你,这会儿应该还在大堂等着呢。”

       安迪面露疑惑地神色,“啊?我去看看。”

       她才走到大厅,一个欢脱的小姑娘便跑向她,嗲声嗲气地叫着,“安迪~~”小姑娘穿着细高跟鞋一个没踩稳,便直直的摔到了地上。

       安迪简直哭笑不得,“小曲,你怎么样,摔到哪里没有?”

       小曲刚想站起来,结果“哎呦”一声又坐下了,“人家刚签了个大单,专程来感谢你的,谁知道脚还扭了,反正你得对我负责。”

       安迪看着她装作娇滴滴的样子忍不住笑,“好,但我觉得你现在应该先去医院看看,我的会才进行到一半,暂时走不开,我让秘书先陪你去,等下我去接你。”

       下半程的会就快开始,谭宗明走过来看见安迪破天荒地正在安抚一个小姑娘,看着小姑娘被秘书架着一瘸一拐的走了才转过身来。

      “这就是你的那个邻居?”

      “是,小曲今天谈成了一个大单,赶着过来跟我庆功,谁知道她刚刚太激动摔倒扭伤了脚,我让小李先陪她去医院了。”安迪的语气里带着笑意。

      “你就这样把人扔下不太好吧?”谭宗明路过秘书台,取过安迪的包交到她手上,“下面的会我替你开,你还是先去医院照顾一下你的邻居。”

       下半程会议开始,大家看见谭宗明走进会议室都暗暗松了口气,安迪对人对己都是高标准严要求,而且对不够好的东西从不将就。期间会不断鞭策他们希望有所提升,搞得一些人苦不堪言。而谭宗明则不然,他会仔细观察一段时间,然后在心里对这个人做出评价,量才唯用,他很现实从不指望所有人都会变成安迪,事实上他们也变不成。

 

       安迪到医院的时候曲筱绡正在诊室里,见门开着安迪便向里望了一眼,没想到她正好看见曲筱绡正一反常态的装柔弱“勾搭”面前的年轻医生,而这位倒霉的医生她刚好认识。

       年轻医生并没有立刻看见她,因为他正弯着腰很认真仔细的给曲筱绡检查脚踝,“从片子上看没什么大问题,回去有条件的话建议每晚热敷一次,还有最近都不要再穿高跟鞋了。”

       曲筱绡病西施似的点头,正要施展她的“撩汉”大法,谁知年轻医生的目光却早已越过她径直看向了她身后的人,“安迪?”

     “赵医生,好久不见。”安迪大方的进来打招呼。

     “我上个月刚回来,最近还好吗?”赵启平面露微笑,偶遇旧友总是件令人高兴的事。

      “嗯,还不错……他……也还好。”安迪犹豫着措辞。

        赵启平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才出诊室曲筱绡就开始叽叽喳喳的“审问”安迪,“安迪,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居然认识这种极品帅哥不介绍给我。”

      “你刚才不是听到了,赵医生才回国,我也很久没见过他了。”安迪搀着单腿一蹦一跳的曲筱绡。

      “快说说嘛,这个赵医生什么背景,这么年轻的副主任肯定不简单,他结婚没有?”曲筱绡笑的眉眼弯弯。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是医大毕业,曾经在第一医院工作过一阵子,然后就出国深造了。哦,他的父亲好像还是个很有名的教授,就这些。至于结婚,我想应该还没有,但不排除他有女朋友。”安迪仔细想了想她似乎对赵医生的背景也算不上了解。

     “嗯,听起来不错,不出一个月我一定要把他拿下。”曲筱绡自信满满。

     “那么有把握?”安迪无奈的笑笑。

      “我曲筱绡亲自出马,没什么搞不定的,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动整个地球。”

       安迪对她的雄心壮志表示担心,“这个赵医生……你很有可能撬不动,作为朋友我要给你个提示,因为曾经有个比你身大力强的选手,最后撬了一鼻子灰,到现在都有后遗症。”

      “那是她不懂得使力,像赵医生这种极品用蛮力是不行的,得用巧劲儿,四两拨千斤……”

       安迪笑笑不置可否,在她的世界里,如果有一个人连谭宗明这样的智商和情商都搞不定,那这个人要么是独身主义,要么很可能最后会栽在傻白甜手里,显然曲筱绡不太符合她对傻白甜的定义。


评论 ( 34 )
热度 ( 150 )

© 世另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