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另我

世界上另一个我。

【谭赵】归去来(第八十四章)


       谭宗明出院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因他现在腿脚不便走动仍需架拐,所以庆祝地点干脆就选在家里,以陆峰的话说就是照顾残障人士。

       赵启平下班晚,赶到半山的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停车场里看见了一辆极其眼熟的红色捷豹。赵启平微微挑眉继而勾起一边的唇角,原来丸子头今天也在被邀请之列。

       陆峰看见赵启平走进大厅里,吵着过来把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推他,“哎呦,赵大医生,你可来了,这下可以开饭了吧!我都快饿死了!”

      “你还饿?这一下午你嘴闲着了吗?”阿昀忍不住吐槽他。

      “对不住,临时加了一台手术,让大家等我了。”赵启平心里有些过意不去,用眼神去找谭宗明,不是说了别等我吗?

        谭宗明自然领会了他的意思,但根本没打算搭理他,只是笑着说了一句,“人齐了,吃饭。”

       赵启平环顾一周,大部分人他都认识,但唯独没看见丸子头,不禁在脑子里不动声色的转过了几个念头。

 

       众人落座,赵启平因为跟小李警官聊天所以坐到了谭宗明的对面,因此他一眼便看见谭宗明的右手边还空着一把椅子,他很清楚林伯做事非常细致,绝不会空摆一套餐具,可眼看菜已经上了一半,那把椅子竟仍旧空着。

       敏锐的神经令谭宗明即刻捕捉到了赵启平探究的视线,“启平,今天的活虾天妇罗味道不错,你试试。”

       赵启平冷不丁被点名,愣了一下,回了一句“好”,赵启平喜欢吃日料,但日料多生冷,所以谭宗明不愿让他多吃,唯独天妇罗倒是饭桌上常有。

      “今天的天妇罗是小泽先生做的吧,这么清爽的口感别人怕是做不到,哥你可偏心了啊。”

     “阿昀你是不是傻了?他心正过吗?我刚才饿得要死,只不过想给瓶子打个电话问到哪了他都要跟我急。”陆峰一边吃一边笑着帮腔,惹得一桌人也跟着笑起来。

       赵启平微微有些不自在,只得低头用食物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随着蔬菜天妇罗的上桌,一个五官精致的年轻男人从后边走进餐厅,微长到肩的头发一丝不乱的梳到脑后看起来职业了很多。

      “启平,这是小泽先生,我的朋友,今天的所有日料都出自他之手,他的天妇罗可是师承早乙女哲哉。”谭宗明看似随意的为赵启平介绍。

       赵启平淡然的笑着站起来,“小泽先生你好,我是赵启平,天妇罗的味道非常棒。”

       “哦,只有天妇罗吗?”小泽浅笑着接话,在他身上你可以看见日本人对待事物的认真严谨,但却找不到一点古板和谦逊,他的眼睛里透露出笃定和自信,说话做事风格甚至可以称得上有点嚣张。

      “口味这事儿太私人,尤其是我的口味随心情,有时候我自己都拿不准。”赵启平知道自己的话说得可能有点任性,但那又怎么样,人生苦短,切莫装叉。

      “赵先生说话真有趣,我喜欢。”小泽一边说一边欠身摆了个请的动作,自己也跟着落座。

       注意力一直在安迪身上的小包总终于嗅到点儿火药味,他用手肘轻碰了一下安迪,转过脸把眉毛摆成一个囧字,用口型说了一句“豪门的饭碗难端啊”,安迪终于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老严站起来提议为谭宗明这次能逢凶化吉干一杯,众人随声附和。

       其间赵启平起身去接电话,回来之后面色就有些不好,谭宗明原本以为医院有事找他,这下看起来反倒像他出了什么事,又碍于自己腿脚不便,只得伸手招他到身边,“怎么了?”

     “我奶奶病了,我得立刻回趟北京。”赵启平附在他旁边轻声道。

      “我陪你去。”谭宗明下意识的开口。

     “你就别添乱了,我没事。”赵启平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我让秘书给你订最快的航班,对了,让刘师傅送你去机场。”

      “不用,我自己能开……”

       谭宗明严肃地打断他,“听话,让刘师傅送你,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要说。”

      “好。”赵启平点头。

 

       北京的十月晚上已经有点冷了,赵启平背着背包穿着帽衫坐进出租车里,起初谭宗明让他去楼上换舒服的衣服,他还在发愣,直到谭宗明又补了一句,“衣帽间里有你size的衣服,换一件舒服的,你今晚可能没得睡。”

       当他站在衣帽间里看见那一排排“他”的衣服、鞋子时,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谭宗明是不是变态?但不知道为什么他仍在这变态的举动里感受到了窝心。

       万幸赵奶奶的病情并不严重,人上岁数了心脏出点小毛病实属正常,等到赵启平风尘仆仆赶到医院的时候,赵奶奶已经从急救室里出来送入普通病房了。

       赵启平接过姑姑手里的单子去办了住院手续,主治医生诊断老人是冠心病引起的心绞痛,好在不算严重,鉴于赵奶奶的年龄比较大,手术风险较大,建议先采取保守治疗和药物控制。直折腾到半夜,赵启平执意让姑姑和姑父先回去休息,他留下来照顾。

       夜深人静,赵启平守在床边轻轻摩挲着奶奶的手,奶奶在他心里一直是个女强人,小时候他放学跟小伙伴去胡同里玩,丢了书包,怕挨爷爷的打不敢回家,奶奶找到他又拉着他挨家挨户的问,直到天都黑了才帮他找到书包,又陪他做作业到半夜。即便后来年纪大了也还是一个精力旺盛的小老太太,她总是有很多事可做,一会儿学国画,一会儿又要追时髦学烘培,烤了饼干还非要寄给他,飘洋过海到他手里早成了饼干渣。可此刻奶奶躺在病床上看着她缺乏生机的面容,纵然他是医生可心里还是会忍不住酸涩起来。

       时光易逝,即便回忆起小时候的事依然生动如昨日,但故事里的人早已长大,奶奶也在不知不觉间垂垂老矣。

 

       赵启平一晚上没睡,直到清晨困得眼皮打架,才趴在病床上眯了一会儿,赵奶奶醒来第一眼就看见自己最疼爱的大孙子趴在床边睡着了,心里既高兴又心疼,忍不住去摸他的头。

       轻微的触碰让赵启平惊醒,“奶奶,您可醒了,可吓死我了。”

      “什么死不死的。”

     “呸呸呸,是我说错话了,我去叫医生。”经过一夜的修养赵奶奶的气色明显比昨天好了许多,医生检查过后,各项指标也都已经趋于正常,只是还需要留院观察几天。

       赵启平出门买早点,拎着好几个打包盒,才一出电梯就听见有人叫他。

     “老四,还真是你。”

     “你怎么在这儿?”赵启平打量着吴睿,西装革履一副商务人士的派头。

     “我回国跟几个朋友搞了个医疗器械公司,现在公司规模小只能各大医院跑呗,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才回来几个月……抱歉,我接个电话。”赵启平的手机突然在口袋里震起来。

      “喂,已经没事了……不用……真的……好,我知道了,嗯,拜拜。”赵启平把手机重新收回口袋里。

      “你……又跟谭宗明搅在一起了?”吴睿微皱着眉小心翼翼的说道。

      “啊?”赵启平没想到他会突然冒出这句,脸上瞬间露出些许惊讶的表情。

       吴睿看他的表情就已经知道了答案,只得笑着摇了摇头,“你自己可能不知道,只有跟谭宗明说话的时候你才会既嚣张又顺服。”

 

 

 


评论 ( 20 )
热度 ( 173 )

© 世另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