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另我

世界上另一个我。

【谭赵】归去来(第四十八章)

    

       赵启平独自走在冰天雪地的旷野中,四下空无一人寂静无声,他似乎已经走了很久,久到四肢冻僵精疲力竭。他站在一片冰雪之上,茫茫然不知去处,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从哪里来。倏然他听见远处似乎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声音飘渺仿佛只是回声,待他刚要转身去看,脚下的冰层却突然裂开,他还来不及反应便已落入冰水之中。刺骨的寒冷瞬间侵袭了他身体的每一寸皮肤,他全身僵硬更加无从呼救,只是一味地向下沉,似要沉进这无底的湖心里。

      就在他快要窒息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有一双大手正用力的将他向上拉扯,一点点将他带离水面,并附在他耳边轻轻的说着,“别怕,我拉着你呢……”赵启平几乎是颤抖着缓缓睁开眼睛,但是眼前并没有意料中的冰天雪地一片白芒,而是夜幕四合一片漆黑,远处零星有几盏小地灯亮在甬路上,在一片雾气的笼罩下显得若隐若现。

       谭宗明慢慢收回刚刚还在摩挲赵启平脸颊的手,低沉的嗓音打破这寂静的夜色,“醒了?”

       赵启平动一动僵硬的手脚,茫茫然地看着谭宗明,“你怎么……把我带回来了?”

     “你一直睡不醒,我不带你回来又能把你扔到哪儿去?”谭宗明转过头看着他,神色淡淡的不辨喜怒。

     “老谭……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们就不能好聚好散?”赵启平此刻已经全然没有力气再跟他吵。

     “能,但是这大半夜的你能散到哪儿去?明天吧,等你睡醒一觉我们再谈谈,到那时你如果还是想走,我绝不拦着,更不会纠缠你。”谭宗明刚刚平复的心情,瞬间就被赵启平的两句话搅得太阳穴突突直跳。一睁眼就开始气人,还是睡着的时候比较可爱,谭宗明如是想。

       赵启平略微想了一下倒也没再说什么,伸手开车门下车,车里一直开着暖风倒也不觉得多冷,可一开车门冷风裹挟着湿气瞬间侵袭而来,赵启平迎面打了个冷战。谭宗明恨得直咬后槽牙,迅速熄了火,然后从后座拿了一件大衣裹在赵启平身上。

      “更深露重这句话就没听过?大半夜不穿衣服就往外跑?”

      “不如谭总有文化,毕竟是‘常春藤’毕业嘛。”赵启平一句话说的酸不溜丢。

     “是,我在‘常春藤’主修的就是成语大全。”

       听了这句,赵启平今天第一次勾了勾唇角。

 

       才上到二楼赵启平就自觉的往客房走,谭宗明一把把他拉回来,“哪儿去?”

       赵启平有些不耐烦,“我就是来睡个觉,你……”

      “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回房间睡,那床你睡了那么久,嫌弃也不差这一晚上,放心我今天睡书房,不会打扰你。”谭宗明说完就打开书房的门,“还有,洗澡的时候伤口别沾水。”

       赵启平刚想抱怨他唠叨,毕竟自己好歹也是职业的外科医生,书房的门就“咔哒”一声在他面前利落的关上了,赵启平松了一口气,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随即也跟着空了一块。

       赵启平睡觉认床,换了地方就睡不安稳,每每都得要有个一周时间才能调过来,因此他这几天睡眠都算不上太好。此刻他正躺在熟悉的大床上,本该先踏踏实实睡它一觉再做他想,可也不知是怎么了他就是翻来覆去睡不着。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那个可怜的女孩儿插着氧气管躺在ICU的病床上,下一秒又看见女孩儿的母亲满脸气愤和绝望的向着自己冲过来,赵启平睁开眼睛,他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发,然后起身按开了书房的门。

 

       谭宗明当然还没有睡,他正坐在单人沙发上一个人喝酒,看见赵启平进来也并没什么惊讶的表情,只是看着浴袍下赵启平若隐若现的两条腿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赵启平走过去一言不发的翘脚坐下,然后拿过桌子上唯一的酒杯,一仰头便灌了进去,暗红色的液体瞬间充满口腔,那味道有点苦有点涩,总之不怎么好喝。

       谭宗明站起来取了一条毯子扔到他腿上,然后低沉的声音便响起来,“别逼我揍你。”

       赵启平从善如流地披上了毯子,然后忍不住盒盒盒盒的笑起来,“你是怕我冷,还是怕自己热?”

        谭宗明瞪着他没有说话。

      “其实我一直好奇,谭总到底看上我什么了?想了半天……”赵启平一边说手一边不安分的放在了谭宗明的敏感*部位,“是不是因为这个?”

      “赵启平!”谭宗明几乎是咬着后槽牙才没让自己吼出来。

      “谭总别动怒啊,反正都最后一晚了,既然睡不着,干脆就再陪你解解闷儿吧,就像谭总刚才说什么来着?嫌弃也不差这一晚上,对吧?”赵启平说着就扔了毯子干脆坐到了谭宗明的大腿上。

        谭宗明一动不动的任他闹,可语气已经非常的不善,“下去,立刻回去睡觉,否则……”

       赵启平不让他再说这些扫兴的话,索性揽着他的脖子就吻了下去,带着刚才口中的些许涩味慢慢侵袭着谭宗明的最后一道防线。

       终于谭宗明猛地站起来把他扔到旁边宽大的沙发上,“我说让你回去……”

       谭宗明的话又一次被打断,就看赵启平单手勾开睡袍的带子,春光乍泄的同时毫无预兆的从沙发上一下蹿到了谭宗明身上,温热的皮肤一瞬间贴上来,顿时让谭宗明脑子一炸,理智霎时丢了一半。可赵启平对他的反应似乎仍不满意,两条长腿紧紧缠在他的腰上,一只手臂揽着他的脖子不放,另一只手则伸进他的衣服里四处点火,他细长的手指此刻如同带了电,所过之处必要留下一阵酥麻。

       谭宗明抱着他意乱情迷的退了几步,他不是柳下惠更不是如来佛,饶是定性不差也被赵启平搅得呼吸都乱了。可谭宗明毕竟是谭宗明,即使是这样脑子里仍旧存了一丝清明,他顺势又退了几步便一个转身把赵启平按在了宽大的办公桌上,后背冷不丁沾上冰冷的木头,顿时激得赵启平打了一个冷战,这次谭宗明没有急着开口,而是伸手轻轻抚上赵启平的下巴和脖颈,那里仍留有淡淡的红痕和指甲印。

      “启平,咱们非要这样吗?”谭宗明的表情严肃而认真。

      “谭总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是身体上有问题,还是心理上过不去?”赵启平语气里尽是戏谑,眨着他发亮的眼睛继续不怕死的拱火,“如果是身体上的,我有药,如果是心理上的,我有钱,哦,我忘了,谭总不缺钱来着,要不你酌情给我点儿也是一样。”

       谭宗明顿时觉得一股邪火直冲头顶,他最近到底是怎么了,本来是金钱关系的死活要跟他谈感情,他认真投入谈了感情的,现在却偏要跟他谈钱。

       谭宗明沉默的看了赵启平一会儿忽然就笑了,然后他轻拍赵启平的脸颊,语气温柔甚至带着笑意,一字一句说的分外清晰,“赵启平,你赢了,今天你要什么,我给什么,做好哭的准备。”

       赵启平也笑了,笑他一贯的虚张声势,“那要看你的本事了,谭总。”

       谭宗明看着他清亮无惧的眼睛,突然就觉得自己是不是错了,是不是平常对赵启平太过放任太过宠爱,以至于让他根本不知道天高地厚。又或许自己是不是老了,从前的他几时有过这样的耐心去迁就一个如此不懂事的情人。想到这里便再难有什么怜惜,他迎着赵启平挑衅的目光把他翻过来压到桌上,碍事的睡袍被狠狠的掷到地板上。

       冷硬的桌子硌得赵启平一点儿也不舒服,但越是这样他越觉得清醒,撕掉伪善的面具吧,来吧,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评论 ( 34 )
热度 ( 140 )

© 世另我 | Powered by LOFTER